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考奇镇公主

你听说过考奇镇吗?你听说过可怕的大个子怪物吗?都没听说过?好了,好了,要是你从没听说过考奇镇,现在听到正是时候;要是你没听说过大个子,我只能说,那是因为你过的生日还不够多。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考奇镇是你可以想像到的最让人开心愉快的地方,不过它确实和一般的地方大不相同,它的外面围绕着一圈灰色的高墙——这座墙有个名字叫“真实”,其实我们没人想费那个脑筋知道它为啥叫这名字,大多数人也不知道怎么通过那座墙。那些知道怎样去考奇镇的人,会直接走到墙根,不用太费力就会找到一个铁环,向铁环左边走出四步,在一块石头上清脆地敲几下,石头就会说一声:“放行!要进赶快!”立刻就会出现一扇小门,穿过这扇门,他们就进了镇子。镇子里有一排排可爱的小房子,小到只够一个小男孩或者一个小女孩在里面玩,每座房子里都有一个小花园,一丛丛粉红色的玫瑰从地上一直爬到烟囱顶上,朝着对面的窗户点头致意,所有的窗户上都挂着白色带褶边的窗帘。这样覆盖着玫瑰花的院子一排挨着一排,中间坐落着白色的镇长大楼,楼前是一座雅致的湖,几只陶瓷天鹅在湖水里游荡着,这就是美丽的考奇镇!镇长大楼上的时钟总是一动不动地指向3:00,对于考奇人来说,这是世界上最惬意的时间。镇子的街道两边都种着可爱的小树,那些树也就差不多和你一般高,考奇镇定期举行公主朝见会,会和所有其它重要事件一样,朝见会每次都在3点举行,仪式结束后,考奇镇居民们就会手挽手在树下散步。

散步之后有一项活动是在公主的花园里举行槌球比赛,公主的花园比别人的大,在咱们看来即使在这个花园玩槌球还是小了点儿,但是对于考奇镇居民来说已经足够大了。公主的名字叫波波茜,她就住在镇长大楼旁边,波波茜公主住的也是一个覆盖着玫瑰花的小院子。她的院子四周都有门廊,正门旁边立着一个精巧的秋千架。院子里有一个布置成粉红色的客厅,桌子上总是为客人摆着茶具,桌子旁放着铺好了粉红色靠巾的摇椅和沙发,时刻等待着客人到来。客厅的一角立着一个高高的白色柜橱,那是波波茜公主放薄荷糖的地方。

紧挨着客厅的是个红色房间,里面满是小桌子和小椅子。每个桌子上都摆着游戏玩具,有象棋、纸牌、巴棋戏、卡牌戏,应有尽有!餐厅是灰色的,后面是一个装备齐全的厨房。一个悠闲的迪纳娃娃正坐在一把摇椅上剥豌豆,公主就在楼上。公主的卧室很漂亮,正中央是一张挂着薄纱帘帐的四柱床,大小和婴儿床差不多,梳妆台上摆放着白色蜡烛和粉红色的小刷子,屋里还有一张书桌和两把舒适的摇椅。不过公主不在她的卧室,而是在一间红色屋子里,这是一位最迷人的公主,正和一个绅士布娃娃下棋。公主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卷发、红扑扑的脸蛋,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色连衣裙,要是在大街上看到她,还会以为她也是一个布娃娃。绅士托着她的手指,朝她深鞠一躬,口称:“公主殿下。”

“我们的邻居荷兰娃娃还好吗?”他们俩坐下来下棋时,公主问绅士。“我听说阿曼达小姐折了一只胳膊,”绅士伤心地说。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镇子的大钟“当、当、当”连响了三下,这在考奇镇可是头一回,出了什么事?大钟响第一下时,公主伸出了双手;响第二下时,公主像个木头似的呆住了;响第三下时,公主吓得缩在了桌子底下,绅士看上去也同样惊慌失措。迪纳娃娃跑了进来,帮着绅士把公主扶到了沙发上,然后三个人下楼来到了大街上。与此同时,所有的考奇镇居民都哆哆嗦嗦地走出了家门。陶瓷娃娃、木头娃娃、布头娃娃慌里慌张地跑着。泰迪熊、红兔子、毛绒填充狗、摇摆木马,都不安地站在角落里。一整队木头士兵快步从大街上跨步走了过来。跳跳箱杰克跳上了边道,喊着:“救命!救命!”

“到底出了什么事?大钟为啥要敲三下?”考奇镇居民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安静!”一个粉兔子跳到广场中央喊道。“听着!”兔子这一声刚喊完,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有跳跳箱杰克停不下来,还在一连跳一边喊着:“救命!救命!”

“谁能让他闭一会儿嘴?”粉兔子恼火地说。两个士兵冲上去,把杰克按回了他的箱子,又把箱子关严了盖子。兔子现在继续说:“只有法官知道出了什么怪事,我们把法官找来吧。”

“法官!法官!”考奇镇居民们呼唤着,一只毛绒狗“汪汪”叫着跑到镇长大楼把法官带了过来。几分钟后,大腹便便的猫头鹰法官快步走了过来,只见它风风火火的样子,两只爪子上还端着一本书。“阁下听到敲钟了吧?”兔子紧张地问。法官两只大眼睛比平时更加睁大了一点,直视着兔子,可怜巴巴的兔子竖起耳朵。“我又不是聋子,怎么会听不到?”猫头鹰沉默了一会儿说。“当然不是!我说话真蠢!”兔子连声道歉。“我是说,敲了三下钟,让您感到吃惊吧?”

“我从来不会大惊小怪,”猫头鹰一脸傲气地说。“我的天!我的天!”粉兔子看上去一会儿比一会儿焦躁不安。“吃块薄荷糖吧,”绅士把一块薄荷糖递给了猫头鹰。猫头鹰嚼着薄荷糖,“咕咚”一声咽进了肚子。“那是个警报!”他冷不丁大叫了一声。说完,他把书往胳膊里一夹,朝镇长大楼的方向走了回去。“警报!警报!”考奇镇居民们面面相觑地说着。“这个警报是巨……”猫头鹰扭过头又说了半句话,然后就脚步更快地往回走。“‘巨’什么呢?”考奇镇居民们坐在水塘旁,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大家把所有和‘巨’有关的词都想出来了,但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你们在干啥?”公主好奇地问。“是一种游戏吗?”

“可能就是一种游戏!”一只泰迪熊咕哝着说。公主的厨子迪纳也跟着跑了过来,她偷偷向众人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唇边,但没人明白这是啥意思。绅士放开了跳跳箱里的杰克,因为公主不忍心看着他关在里面。跳跳箱的盖子“啪”一下弹开,把绅士撞了一个跟头,他摔在了玫瑰丛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但是一想到大钟警报,马上又都停住了笑,只有公主依然笑个不停。迪纳过去一边扶起绅士,一边小声对他说:“公主把警报的事忘了。”兔子神秘兮兮地说:“猫头鹰说敲钟的意思是……”迪纳不想让兔子在公主面前提这事,但又拦不住他的嘴,情急之下,迪纳跳下了湖。众人一看着了急,赶快七手八脚地把她拎上了岸。统管木头士兵的镇长知道后,马上授予了迪纳一条粉丝带,这在考奇镇里可是最高荣誉。绅士叮嘱众人不要在公主面前提大钟警报,众人换了个话题。“咱们开个茶会吧,”一个荷兰娃娃说。“好啊!好啊!我们先跳个舞吧。”所有人又都兴奋起来。他们或者手拉手、或者手拉着爪子,围着公主跳起了舞。迪纳跳得累了,于是大家来到了荷兰娃娃的院子,管家阿曼达和海丝贝在厨房里做好了饭,站在门口迎接他们。海丝贝小姐很迷人,她摆好了茶桌,木头士兵和兔子帮着给客人们摆好了茶杯、几盘蛋糕和姜饼。猫头鹰也过来了,他跟大家喝了几杯茶,又吃了几块姜饼。大家请迪纳唱了一支歌,请兔子朗诵了一首诗,又有几个节目表演完后,木头士兵在阿曼达和海丝贝的吩咐下把桌椅推到墙边,卷起了地毯,为客人们布置跳舞场地。阿曼达坐在钢琴边弹奏起了乐曲,兔子邀请公主当舞伴,其他的考奇镇居民各找舞伴,跳起了乡村舞蹈。波波茜公主旋转手指、扭动腰肢,那是你从没见过的最好看的乡村舞蹈。阿曼达弹奏完了最后几段曲子,从钢琴边站了起来,大家鼓掌欢笑着,坐在椅子上休息。

“今天玩儿得可真开心,”兔子说。“是呀!是呀!”跳跳箱杰克说。但是正在这时,屋子里突然黑了下来,好像黑夜降临一样。从窗户往外看,只见一团黑云一样的东西移了过来,吞噬着每一片光线。

“我的天!”阿曼达吓得从钢琴凳上摔了下,倒在地上喘着气说。

“镇定!安静!不要乱动!”镇长喊道。绅士想过去扶阿曼达,他自己一着急也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屋子里顿时一片大乱,大家都拼命朝门的方向跑,在黑暗中碰撞着、拥挤着,不少人摔在了地上。

几分钟后,一丝亮光又露了出来。考奇镇居民们胆战心惊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向四下看着,一切和往常一样。“没事——了吧,真吓人,”兔子紧张地说着,他仔细一看,这才注意到他正坐在一个木头士兵身上。

“我们得想个办法!”公主喘着气说。“哎呀,快把阿曼达扶起来!”两个木头士兵跑过去,把阿曼达从地上扶了起来,她没受大伤,只是脸上擦坏了一小块。

现在大家开始严肃地讨论起来,商量的结果是让木头士兵们列队下楼,去花园里看。但是木头士兵在花园里没发现什么,但是他们发现了一块陷下去的大坑,坑的一头连着花园,另一头连着湖,但是河里没有水。木头兵研究着这个大坑是怎么形成的,不一会儿,波波茜公主和其他人也都下了楼,四处观望着。“肯定是发生了地震,”绅士说。“要是地震,房子都会倒,可咱们的房子都没倒呀,”兔子说。

“公主陛下,你怎么看?”绅士问公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公主说着,脸上流下了两滴眼泪。这时,猫头鹰法官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拿出一个小望远镜,观察着这个大坑,然后阴沉着脸把望远镜递给了兔子。

“一个脚印!巨人的脚印!”兔子声音颤抖着说。他反拿着望远镜,看到了完整的大坑,这才看出那个是个脚印。 “一刻也不要离开公主,”猫头鹰对镇长和木头兵们说完,就急匆匆走了回去。镇长和众人醒过神后,陪着公主回到了她的花园,为了安慰她,大家玩起了槌球。公主漂亮地击出了一球,众人忘了刚才的恐怖,高兴地欢呼起来,考奇镇居民就是这样,他们从来都记不住任何不开心的事。

考奇镇还有一个居民,是一个法国布娃娃。她是个特别讲时髦的人,始终没出场是因为她在缝一件新长袍,现在,她手上拿着一把小扇,缓步迈过草坪,来到众人面前,大家对她缝制的新衣服齐声赞叹,但是公主不喜欢她的花哨,向众人说:“杀了她。”公主的话一出口,法国娃娃就倒在了地上。在考奇镇,要是一个玩偶得不到信任,就立刻会失去生命力,直到再次得到信任。

公主让镇长和兔子把法国布娃娃送回家,让她等待着获得别人的信任,众人跟在后面,只有公主留了下来。公主正在独自坐着,忽然,一个庞大身影从墙上迈了过来,大步走向了公主。这就是猫头鹰说的以“巨”字开头的家伙:原来是个巨人!

公主吓得尖叫起来,但是没人听见,巨人一伸手就把公主夹在了胳膊里,然后就走了,他的一步至少能迈出一里远。巨人的手刚碰到公主的那一刻,镇上的大钟就发疯似的敲起来,兔子、绅士,考奇镇所有居民都冲了出来。木头士兵们来回搜查,想找到公主,但是他们能找到的只有巨人的脚印。迪纳、绅士急得没完没了地哭着,脸上的粉彩都让眼泪泡脏了。

“哭是没用的!”泰迪熊说。“开门!”猫头鹰命令道,考奇镇几扇通往真实世界的大门打开了,考奇镇居民们看着墙外的真实世界,只见一行巨大的脚印通向前方,远处是一座亮晶晶的城市。

“我们去把公主抢回来!”兔子说。

“是要抢回公主,但是也要留一些人看守咱们的考奇镇,”镇长说。大家最后决定,镇长带着一半木头士兵、阿曼达、迪纳、兔子和绅士去营救公主,其余人留下来守镇。

那天夜里,镇长带着一行人出发了。对于考奇镇居民来说,真实的世界可不是他们的安乐窝,而是个危险的地方。他们走啊走,走到半夜12点,他们支起了帐篷睡觉。早上,不知从哪儿来了一只老虎,抓伤了绅士,绅士身体里的棉花都露了出来,幸好迪纳会缝纫,又把他缝好了。木头士兵赶走了“老虎”,在考奇镇居民眼里看那是一只老虎,但其实那只是一只猫。更大麻烦还是后头,他们走了不远又遇到了一群鹅,几只鹅伸着脖子追在他们的脚后跟后面,他们拼命地跑呀跑,这才没被鹅拧到。夜里,大雨又冲跑了他们的帐篷,就这样5天后,他们已经疲惫不堪,但是终于来到了这座城的大门前。

他们走进城里,四处看着,只见城里的人都特别高大,房子更别提了,即使最小的房子,也比考奇镇最高的房子都高出很多。就在这时,他们全都大吃一惊,原来,街道上来了一驾马车,车窗上挂着薄纱车帘,车帘随风拂动,可以看到坐在车上的正是波波茜公主!马车在一座漂亮的大房子前停了下来,公主和一个年轻的男人下了车,走进了房子。趁着大门还没关上,兔子撒腿溜了进去。大家在正在门外看着这座房子,忽然,兔子从门旁边的窗户里伸下了一根绳子。“这是我在一个旧篮子里找到的,抓住它!”兔子小声对大家说。大家挨个拉着绳子爬进了窗户,来到了一座大厅里。“她在那儿,”兔子指着一间大屋子说。

大家壮着胆子走进了那间宽敞明亮的屋子,里面有很多人,没人注意到他们几个。墙边上坐着公主,正和那位年轻人说话。

“跟我们回去吧,”迪纳跑到公主跟前,对她说。

“你忘记我们了?”阿曼达对公主说。

公主站了起来,说:“他们怎么来了?”

“谁?”年轻人问。

“我的旧玩具!”公主笑着说。太可怕了!“玩具”这两个字从公主嘴里刚一说出来,这几个考奇镇居民就一下子都倒在了地上,再也不会动,因为他们失去了公主的信任。接下来,有人把他们放进了一间黑暗的屋子,他们一动不动,只能待着另一个女孩或男孩走过来,看到他们并且能够信任他们,把他们带回每个院子都覆盖着玫瑰花、每天都是阳光灿烂的考奇镇,那时他们才能恢复活力。

波波茜公主长大了,所以巨人把她永远带出了童话世界考奇镇,来到了这个真实世界。真实世界有着各种艰险,但是也更加有趣,每个孩子长大后都必须要来到这里,并且也许永远也回不到原来的安宁美丽、但是并不真实的童话世界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