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名目繁多的餐馆

两个年轻的绅士,们然是一副英国士兵的装扮,肩上扛着锃亮锃亮的步枪,牵着两条像白熊一样的狗,把深山里的落叶踩得沙沙作响,一边走,一边这样聊着:“这一带的山可真是够呛,连一只鸟、一头兽也没有。管他是什么东西呢,真想快点儿砰砰地放它几枪过过瘾。”

“如果能在鹿的黄肚皮上来两三枪,那才叫痛快呢!它肯定会骨碌碌连转几个圈,然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这里已经是相当深的山里了。就连专门给他们带路的老猎手,也迷路了,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加上这里山势险峻可怕,两条大白熊一般的大狗竟不约而同地昏倒在地,哼哼了几声,就口吐白沫死了。

一个绅士走过去翻了翻狗的眼皮,说:“老实说,这下我损失了两千四百元。”

另一个绅士惋惜地歪着头说:“我损失了两千八百元。”

第一个开口的那个绅士,脸一沉,盯着另一个绅士的脸说:“我想我们回去吧!”

“好呀,我也觉得又冷又饿,正想回去呢。”

“那么,我们就结束吧。回去的路上,在昨天的那家旅馆里,花上十元钱买些山鸟带回去不就行了。”“还有兔子呢。反正还不都是一回事,那么,就往回走吧!”

可糟糕的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

风呼呼地吹了起来,草发出沙抄丨的响声,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树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我可能真是饿了。小肚子从刚才就疼得我受不了啦。”

“我也是一样。一步也懒得走了。”

“走不动了。唉,这可怎么办呀。真想吃点东西。”

“饿死啦!”

两个绅士踩着沙沙作响的芒草,一边行走,一边说着。

就在这时候,他们无意中一回头,竟发现了一幢别致漂亮的洋房。

门口挂着一块牌子:

西餐馆山猫轩

“你看,正好。这里还挺开化的,进去看看吗?”

“可是奇怪,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不过,不管怎么说,总会有东西吃吧。”

“当然有了。招牌上不是这样写着的嘛。”

“那就进去吧。我简直要饿昏过去了。”

两人在大门口站住了。只见正门是用白色的瓷砖砌成的,相当漂亮。

随后是一扇玻璃拉门,门上写着几个烫金的字:

任何人都不必客气,请随便进来。

这下可把他们两个人乐坏了。

“你看怎么样,真是老天不负苦心人啊,今天我们吃了一天的苦头,但最后还是碰到了这样的好运。这里虽说是一家餐馆,但是可以白吃一顿。”

“看样子没错。‘不必客气’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两人推门而人。一进门是一条走廊。玻璃门的背后又是烫金的字:

特别欢迎胖的客人和年轻的客人。

两人一见到“特别欢迎”的学样,更加高兴了。

“喂,我们是特别受欢迎的人呀。”

“我们是既胖又年轻啊。”

顺着走廊一直往里边走,又出现了一扇涂着淡蓝色油漆的门。

“这房子好怪呀!怎么会有这么多扇门?”

“这是俄罗斯式建筑。寒冷地区和山里面的房子都是这个样子。”

当两人正想推开那扇门时,发现门上写着几个黄字:

本轩是家名目繁多的餐馆,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看样子客人还不少。在这样的深山里真是罕见。”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东京的一些大餐馆,有几家是开在大街上的呀!”

两人边说边推开了那扇门,只见门背面又写着:

名目是繁多了一点,请各位忍耐一下。

一个绅士皱了一下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嗯,一定是客人叫菜叫得太多了,要花些时间,请客人原谅的意思吧!”

“说得对。咱们还是快点进到房间里边去吧。”

“真想快点坐下。”

可是烦人的是,眼前又出现了一扇门。门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下边放着一把长柄刷子。门上用红字写道:

各位顾客:请在此将你的头发梳理整齐,并把社上的泥土刷掉。

“这倒也合乎情理。刚才在门口,我还真有点儿小瞧了山野的餐馆。”

“看样子是家礼节讲究的餐馆。肯定是经常有大人物光顾。”

于是,两人把头发梳理整齐,又将鞋子上的泥土刷掉。

可谁知道,就在他们刚想把刷子放回板上的时候,刷子却忽然变成透明的了,不见了,随后一阵风吹了进来。

两人不禁吃了一惊,互相挤到了一起,手忙脚乱地“哐当”一声打开房门,走进里间。两人只是想快点吃到热乎乎的东西,恢复一下体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门里面又出现几个莫名其妙的字:

请把枪和子弹放在这里。

看,就在边上有一个黑色的台子。

“说的也是。岂能带着枪吃饭呢。”

“一定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经常光顾。”两人卸下了枪,解开皮带,放到了台子上面。又出现一扇黑门。

请摘下帽子、脱掉大衣和鞋子。

“怎么办,要不要脱?”

“有什么办法,脱吧。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大人物在里边呢。”

两人把帽子和大衣挂在了钉子上,然后脱了鞋,吧嗒吧塔地走了进去。门背面写着:

请把领带别针、袖扣、眼镜、钱包以及其他金属物品,特别是尖硬的东西,统统放在这里。

门边,摆着一个涂着黑漆的大保险柜,柜门敞开着,而且还备了一把钥匙。

“哈哈,看来有一道菜是要用电的。所以金属类物品有危险,特别是尖锐的东西。是这个意思吧?”“是吧!这么说,走的时候,要在这里付钱啦?”

“看来是这样。”

“肯定是这么一回事。”

两人摘下眼镜,又取下了袖扣,然后统统放进了保险柜里,咔嚓一下上了锁。

没走几步,眼前又出现一扇门,门前放着一个玻璃缸。只见门上写着这样一行字:

请用缸里的奶油好好地涂在脸上和手脚上。他们一看,玻璃缸里果然是奶油。“为什么让我们抹奶油?”

“那是因为外面太冷,而屋子里又过分暖和,是让我们预防皮肤皲裂吧?里面一定是来了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没准儿在这儿,咱们还能结识贵族呢。”

两人用缸里的奶油涂了脸,又涂手,最后把袜子脱了,涂在脚上。可奶油还有余,于是他们俩干脆装着往脸上抹的样子,偷偷地把剩余的奶油全添掉了。

当他们迫不及待地推开那扇门后,又见门背面写着:

奶油涂好了吗?耳朵上也涂了吗?

又有一只小玻璃缸摆在那里。

“对了,我忘了涂耳朵。好险呀,差点让耳朵裂开了。这里的主人可真是想得周到呀。”

“是啊,真可谓无微不至呀!不过,我只想快点吃些东西,这没完没了的走廊,真叫人无奈。”正说着,眼前又出现了一扇门。

饭菜马上就好。

不用等十五分钟。

马上就能吃了。

请赶快将瓶中的香水洒在您的头上。

门前摆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香水瓶。

两人将瓶中的香水,哗哗地洒在了头上。

谁知这香水的气味儿,闻起来竟有点像是醋。

“这香水怎么有一股醋味儿?怎么回事?”

“大概是弄错了。肯定是女佣感冒了,错把醋装了进去。”

两人推门而人。

门背面写着这样几个大字:

各种名目过于繁多了,让您心烦了吧。您受委屈了。

这是最后一条了。请您用罐子里的盐把您的全身彻底地涂抹一遍。

果然,面前摆着一个雅致的蓝色陶瓷罐,事到如今,两人才惊愕地看清了对方那涂满奶油的脸。“不对劲儿呀!”

“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头。”

“所谓的名目繁多,原来是向我们提出的要求啊!”

“我想,这家所谓的西餐馆,不是让来的人吃西餐,而是把来的人做成西餐吃掉,就是这么回事。那也就、就、就、就是说,我、我、我们……”这个绅士已经哆哆嗦嗦地讲不下去了。

“那,我、我们……哇!”

另一个绅士也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了。

“逃……”

一个绅士哆嗦着想去推开身后的门,谁知门却纹丝不动。

里面还有一道门,门上有两个大大的钥匙孔,被刻成了银色的刀叉的形状。

上面写着:

真是辛苦各位了。

你们表现不错。

来吧,请进到肚子里来吧。

钥匙孔里,有两只滴溜乱转的蓝眼珠正窥视着这边。

“哇__”哆哆嗦嗦。

“哇——”哆哆嗦嗉。

两个人哭起来。

这时,从门里面传出了窃窃私语声:“糟了。他们已经发觉了,根本就没有用盐抹身子。”

“那还用说。都怪头儿的说明写得不高明。什么‘各种名目繁多,让您心烦了’、什么‘让您受委屈了’,净写些傻话。”

“管他呢。反正咱们连根骨头也捞不着。”

“说得对。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两个家伙如果不进到这里来,可就是咱们的责任了。”

“叫叫他们吧,叫吧。喂,客人,快请进,请进,请进。碟子都洗好了,菜叶也已用盐揉过了,就等你们进来和青菜一拌,再盛到雪白的碟子里了。快请进呀!”

“嘿!请进,请进。你们是不是不喜欢色拉呀?要么就点火来油炸吧。总之,先进来吧。”

两个绅士吓得魂不附体,两张脸哆嗦得像是被揉皱了的废纸,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浑身发抖,都哭不出声音来了。

里屋传出来扑哧扑嘛的笑声,接着,又叫了起来:“请进,请进。哭得那么伤心,好容易涂上去的奶油不是都被眼泪冲掉了吗?嗳,来了,马上就给您端去。喂,你们快进来呀。”

“快请进!我们头儿已经围好餐巾,手拿刀子,舔着嘴,正等着你们呢!”

两个绅士哭得死去活来。

这时,身后冷不防传来了“汪汪、汪”的吼叫,原来是那两条像白熊似的大狗破门而人了。钥匙孔里的眼珠子,一下子就不见了,两条狗喘息着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然后“汪”地叫了一声,便猛地冲向另外一扇门。门“砰”地一下被撞开了,两条狗如同被吸了进去一样冲了进去。

门那边漆黑一片,只听见里面传来了“哺——嗷——咕噜咕噜”的叫声,然后又传出来一阵沙冰的声响。

转眼之间,房子像烟雾一样地消散了,两个绅士站在草丛中,冻得浑身发抖。

再朝四下里一看,原来他们的上衣、鞋子、钱包以及领带别针,不是挂在那边的树枝上,就是丢在了这边的树底下。风呼呼地吹了起来,草发出沙沙的响声,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树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两条大狗又吼叫着跑了回来。

跟着传来一声叫喊:“老爷呀,老爷。”

两人一下子来了精神,赶快答应道:“喂,喂!我们在这儿呢,快来呀。”

头戴蓑帽的老猎人拨开草丛,赶了过来。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吃了猎人带来的饭团,又在路上花十元钱买了山鸟,回东京去了。

但是,即使是回到了东京,泡了热水澡,两个人那如同废纸一样皱巴巴的脸,再也无法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