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小叶夫塞的奇遇

小叶夫塞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有一回他坐在海边钓鱼。

等鱼上钩可是桩挺乏味的事。天气又热。小叶夫塞无聊得打起吨来,扑通,落到水里去了。他落到了水里,可没什么,他一点不怕,他轻轻地游着,游着,往水里一钻,转眼就到了海底。

他坐在一块石头上,那上面软绵绵地铺着一层红褐色海藻。往四下里一看——美极了!

一只鲜红的海星不急不忙地在爬。一些长胡子的龙虾在石头上威风十足地爬。一只螃蟹横着爬。所有的石头上满是大樱桃似的海葵。到处是各式各样有趣的东西:这里是海百合花在晃动开放,动作灵活的小奸像苍蝇似的闪来闪去;那里是一只海龟在慢吞吞地游着,在它的硬邦邦的背上,有两条绿色的小鱼在飘舞,像空中的蝴蝶;再往那边,有一只寄居虾在白石上挪动着它的甲壳。小叶夫塞瞧着这只寄居虾,甚至背出了一句诗:

“这是房子,不是亚科夫爷爷的大车……”

他忽然听见头顶上有呜呜呜说话的声音,听着就像吹黑管:“您是谁?”

抬头一看,是条奇大无比的鱼,青银色的鱼鳞闪闪发亮。它鼓起眼睛,龇着牙,和颜悦色地微笑着,就像已经烧熟,躺在桌子上的盘子里了。

“是您说话吗?”叶夫塞问它。

“是一一我……”.

小叶夫塞很奇怪,生气地问道:“您这是怎么啦?鱼可是不会说话的!”

他心里想:“真没想到!德国话我一点不懂,鱼的话却一下子懂了!唁,多棒!”.

他很神气地回过头看:一条五颜六色的小鱼在他身边顽皮地打转,笑着说:“你们瞧!来了个大怪物,长两条尾巴的!”

“身上鳞也没有,呸!”

“鱼鳍也只有两个!”

有几条小鱼胆子更大,一直游到他鼻子跟前,逗他说:“好怪,好怪!”

小叶夫塞给气坏了,心里说:“这些浑蛋!连面前是个地地道道的人也不知道……”

他想抓住它们,可它们溜开了,游来游去,用嘴你碰碰我,我碰碰你,合唱起来,又去逗弄大虾:?

“石头底下有只虾,

大啃特啃鱼尾巴。

鱼尾巴,干巴巴,

苍蝇滋味尝过吗?”

大虾狠狠地晃动胡子,伸出钳子,吼叫着说:“你们要是落到我手里,我把你们的舌头也剪掉!”小叶夫塞心想:“多么厉害。”

那条大鱼缠着他说:“您说所有的鱼都是哑巴,这话哪儿听来的?”

“爸爸说的。”

“爸爸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特别的……跟我一样,只是比我大,还有胡子。只要不发脾气,倒是挺和蔼的……”

“他吃鱼吗?”

小叶夫塞一听就怕了:说吃就糟啦!他抬起眼睛,透过海水看见暗绿色的天空、天空上铜盘似的黄色太阳。这小家伙想了一下,扯了个谎说:“不,他不吃鱼,刺太多了……”

“多没知识!”大鱼气得叫起来,“我们不都是多刺的!就说我这种鱼吧……”

叶夫塞心想,得换个话题,于是有礼貌地问道:“您到我们上面去过吗?”

“谁要去!”大鱼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到那里气也透不过来……”

“可那儿有苍蝇……”

大鱼绕着他转了个圈,凑到他鼻子前面停下来,忽然问他:“苍蝇?你到这儿来干吗?”“哎呀,要动口了!”小叶夫塞心想,“它要吃我啦,这傻瓜!”

他装作没事儿似的回答说:“没什么,溜达溜达……”

“嗯?”大鱼又哼了一声,“说不定你已经淹死了吧?”

“胡说!”小家伙气得叫起来,“没有的事!我这就站起来……”

他想站起来,可站不起来:像给厚被子裹住了,身也没法转,动也不能动!

他想:“我这就要哭了。”可是他马上想到,哭没意思,在水里看不到眼泪,于是他决定不哭,也许有什么办法能够摆脱困境。

天啊!他身边聚拢了各种各样的居民,多得数不清!

一条海参爬到他脚边来,样子活像一只画坏了的小猪,它撕撕地说:“我想靠近些更好地看看您……”海胆在他鼻子前面抖动,呼噜呼噜吐气,骂小叶夫塞说:“稀奇稀奇真稀奇!不是鱼,不是虾,也不是软体动物,唉呀呀!”

“等着吧,我大起来或许还当飞行员呢。”叶夫塞对它说。

这时一只龙虾爬上他的膝盖,转动它眼睛缝里的眼珠,很客气地问道:“请问,现在几点啦?”一条乌贼鱼像块湿手绢似的游过。到处是管水母,一闪一闪,像些小玻璃球。他一只耳朵让小虾弄得痒痒的,另一只耳朵也让什么好奇的东西搔弄着。甚至还有一些小虾在他头上爬,钻到头发里来拉头发。

小叶夫塞心里“唉哟哟!”地直叫,可是尽力装得若无其事,温柔地看着大家,就像爸爸做错了事,妈妈对他发脾气时的样子。

四面八方都是鱼,无数的鱼,它们轻轻地扇动着鱼鳍,对小家伙鼓起像代数一样无味的圆眼睛,咕噜咕噜地说:“他没胡子也没鳞,怎么能活呢?我们鱼可不能把尾巴一分作两!他不像大虾又不像我们,丁点儿也不像!这怪物跟难看透顶的章鱼不会是亲戚吧?”

小叶夫塞气呼呼地想:“这些傻瓜!我去年俄语还得了两个四分呢……”

他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甚至想若无其事地吹吹口哨,可是吹不成:水要冲进嘴巴,把嘴巴封住,像个塞子似的。

多嘴多舌的大鱼还是不住地问他:“您喜欢我们这儿吗?”

“不……哦,是的,喜欢喜欢……我有个家……也很好。”

叶夫塞答道。可又害怕起来,心里说:“天啊,我说什么来啦?!它一生气,就要吃掉我了……”

于是他说:“咱们玩个什么吧,我乏味透了…”

那条多嘴多舌的鱼听了很高兴,笑起来,张大圆圆的嘴巴,连粉红色的鱼鳃也看到了。它甩甩尾巴,尖牙闪闪发亮,用老太婆的嗓音大叫:“玩个什么?好啊!玩个什么,好极了!”

“咱们游上去吧!”叶夫塞出了个主意。

“干吗游上去?”大鱼问他。

“已经在海底,可没法子游下去了!再说上面有苍蝇。”

“苍蝇!您爱苍蝇?……”

叶夫塞只爱妈妈、爸爸和冰激凌,可是他回答说:“是的……”

“那好!咱们就游上去!”大鱼说着把头冲着上面,叶夫塞一把抓住鱼鳃,叫道:“游吧!”

“等等!怪物,您的爪子伸到我的鱼鳃里头来了……”

“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一条普通鱼,不呼吸就活不了啦。”

小家伙大叫:“老天!你怎么净抬杠?要玩就好好玩……”他心想:“只要它把我带上去一点,我就能跑上去了。”

大鱼像跳舞似的游起来,高声大唱:

“把鱼鳍拍拍,

把尖牙磨快,

找一顿好菜,?

狗鱼猛向鳊鱼追过来!”

小鱼在周围打转,一起合唱:

“结果怎么样?

白白忙一场,

鳊鱼没吃上,

结果就是这个样!”

游啊,游啊,越到上面游得越快越轻松,小叶夫塞一下子觉得脑袋蹦到水面上来了。

他一看,是个大晴天,阳光照在水上,绿油油的水拍打着海岸,泼剌剌,在唱歌。小叶夫塞的钓竿远远离开了海岸,在海上漂啊漂啊,可他自己坐在石头上,刚才他就是从那石头上落到水里去的。他浑身都已经干了。

“瞎!”他对太阳笑着说,“我可从水里钻出来啦。”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