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

从前,一个村子附近有一眼清泉,泉边住着一个漂亮的仙女。你们知道,法兰西民族中的高卢人,早先并不像欧洲其他民族那样信奉基督教的,我们的高卢祖先崇仰的是仙女。那个村里的人在那个时代,敬奉的就是这个仙女。他们常常到泉边去敬献鲜花、甜饼和各种各样的水果。节日里,就穿得漂漂亮亮的,到泉边去欢歌舞蹈。

但是,后来高卢人聚居区里的人也信奉基督教了,于是神父就出来干涉,禁止居民们到泉边去献花、去舞蹈。神父深信,他们这样去敬奉仙女会毁掉自己的灵魂的,因为仙女是一种妖魔鬼怪。庄稼人心里清楚得很,神父说的全是扯淡,但是谁都怕神父,不敢惹他,不敢违抗他。那些年纪大些的庄稼人照样悄悄到泉边去敬献供品。神父发现庄稼人还是像从前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恨由心生。他下令到泉边去竖一个石头打制的十字架,还举行了一个护送十字架到泉边的仪式,一路送,一路念咒语,一心要把仙女赶开。后来大家才渐渐相信神父的话,近几百年来已没有人再听说过仙女的事了。

信奉仙女的老人们也早已过世了,年轻人谁也不知道还有仙女这档子事,年轻人的后代则连仙女是否真有也怀疑了。甚至仙女的敌人,那些神父们,也不再把仙女当作仇敌了。

可是仙女一直没有从世界上消失。她依然生活在泉边,只不过出不来了,因为十字架挡住了她的出口。再说,她也知道,没有人再需要她了。

“我得忍耐!”她想,“我们的时代是过去了,但是基督教的时代也要过去的,总有一天,这十字架也要碎裂的。到那时我就又自由了……”

一天,有两个人路过泉边。这是两位自来水工程专家。他们发现这翻涌的泉水纯净清澈,便决定用来作附近城市的饮用水。

过了几个星期,就来了一帮工人。为了腾出干活的地盘,他们搬开了沉重的石头十字架,用一个水泵、一根水管把泉水引进了城市。这样,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仙女被吸进了水管。仙女在水管里一里路又一里路地往前移动,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将来又会怎样。水管进城后,分出了许多枝杈,一根枝杈又分成许多枝杈。仙女一会儿往右拐,一会儿向左弯,最后来到了一个厨房的水龙头边,来到了一个蓄水缸的上面。

仙女当然是幸运的,她来到的是厨房而不是厕所。她来到的假如是一个厕所龙头,咱们这个故事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但是,仙女运气好,来到的是一个厨房龙头里。

龙头在厨房里,而厨房是供四人用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女儿。白天,这一家人从来都不大相信有什么仙女,因为他们从来没见到过仙女。而这时,父亲和母亲在上班干活,两个女儿到学校里去了,是啊,仙女总是在半夜里才出来。晚上十点钟,他们都睡觉了,一直到早上才去开龙头。然而有一天夜里,大女儿,就是姐姐(这个女孩不大听话,并且特别爱吃零食)半夜里两点起床,偷偷到厨房里去吃冷饮。她从碗柜里拿了一个杯子,到水龙头下面,打开龙头,突然从龙头里冲出一个小人来——身穿一件连衣裙,背上长有一对蜻蜓似的翅膀。仙女(当然就是冲到龙头口的她了)手里拿着一根细棒,棒的顶端有一颗星星。她站在缸边,对小姑娘用悦耳的嗓音说:“你好,玛尔蒂娜。”

(我忘了说,这个爱吃零食的小姑娘,名字叫作玛尔蒂娜)

“您好,太太!”玛尔蒂娜回答说。

“玛尔蒂娜,好姑娘,给我吃点果酱好吗?”仙女请求说。

玛尔蒂娜是个缺少教养的小姑娘,又爱吃零食,当她见到仙女时,一见仙女穿得漂亮,背上还有一对蜻蜓似的翅膀,手里拿着一根魔棒,她想:“玛尔蒂娜,别错过这机会了!看得出来,这不是一般的太太,得对她有礼貌些。”

她装出笑吟吟的样子,说:“夫人,当然能的,我马上给您拿,夫人!”

小姑娘拿了一个干净小碗,从罐子里取了些果酱,递给仙女。仙女展开双翅,在小碗四周飞了一圈,吃了些果酱,然后将碗搁在餐桌上,说:“谢谢,玛尔蒂娜。我赏你一份好处:从现在起,你每说一句话就从嘴里吐出一串珍珠。”

说完,仙女就不见了。

“这可真不错!”玛尔蒂娜说。

真的,她一说话,嘴里就滚出粒粒珍珠来。第二天早上,她向父母述说昨晚发生的奇事,就从嘴里滚出许多珍珠来。

妈妈将珍珠拿到珠宝商人那儿去检验。珍宝商人说,这些珍珠是真的,只是还嫌小了一点。

“可能,她说的话不够长,长些,珍珠就会大些的……”父亲出主意说。

他们于是到邻居那里去问了个长长的法语词来,让玛尔蒂娜说,结果玛尔蒂娜总是说不好这个长词,而珍珠的成色反而差了。

“没什么,”玛尔蒂娜的父母说,“反正,咱们一辈子不愁没钱花了。从今天起,她不用再去上学了,咱们就让她坐到盘子旁边,一天让她说话。她要是敢停嘴,试试我的厉害!”

开始,玛尔蒂娜倒也乐意。因为她本来就爱偷懒,又爱多嘴,这样正好巧合了她的习性。但是这样说了两天之后,就再也不愿意钉坐在一个地方了,并且老一个人自己跟自己说话也实在太没劲。三天一过,她就觉得这是苦役了。四天一过,她就觉得自己在受苦刑了。而到第五天晚上,她实在受不了,以至于连连叫苦了:“见鬼去吧!见鬼去吧!见鬼去吧!”

她这一叫不要紧,三颗大珍珠滚到桌布上去了。

“怎么回事?”她的父母惊奇了,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很明白,”父亲说,“我早就看出来了。每次她说一个平常的词,从她嘴里滚出来的珍珠就是平常的,而当她说出不堪人耳的词,这珍珠就是精美的。”

从这天起,父亲就强制她说刻毒的粗话、骂娘的话。开始她的父亲还觉得满意,可不久就嫌她说的话还不够粗鲁,就骂她。这样一个星期后,她再也受不了,便离家出走了。她在巴黎的街头流浪,不知道该到哪儿去安顿自己才好。天渐渐黑了下来,她又饿又累,坐在街头的一条长発上。这时一个年轻人从她身边经过,见少女只—个人,就在她身旁坐下。她波浪形的头发,白皙的双手,一张亲昵的脸,使她看上去很可爱。年轻人甜柔地.问她,她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年轻人一眼不眨地听着,从小姑娘嘴里滚出来的珍珠都被他收集到自己的衣袋里。她停下来的时候,他用温柔的眼光瞅着她,说:“还说下去呀!您挺迷人的。您的话,我听起来心情愉快极了!您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您就在我家住,咱们永远不分开,咱们会永远幸福的。”

玛尔蒂娜正愁没地方过夜呢,就一口同意了。年轻人把她领到自己家里,供她吃,供她睡。第二天,他们醒来,他就说:“现在,咱们可得说认真的了,我不能因为你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就供奉着你。我现在出去,把你锁在家里,晚上我回家来,你得把这个大碗给我装满珍珠,要是碗不够装,你就收拾起来!”

玛尔蒂娜一个人被反锁在屋里,她得不停地说话,用珍珠来装满大碗。她就这样一天接一天地过……这英俊的小伙子每天都是这样,白天把玛尔蒂娜反锁在那里,到晚上回来。要是珍珠还不满一碗,他就揍玛尔蒂娜。

现在咱们暂且不说玛尔蒂娜,而回到她的父母这里来。玛尔蒂娜的妹妹是个善良又听话的小姑娘,她忘了她姐姐吃的苦头,忍不住打心里萌生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遇见那个从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但是父母俩吃了大女儿的苦头,心里总是担忧小女儿再出事情,所以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吩咐小女!:“记着了,如果夜里要喝水,你就喝厨房杯子里的水……”

或是这样说:“你已经大了。你该为父母分担些家务劳动了。你现在是我们唯一的依靠了……”

但是玛丽(我忘了告诉你,她的名字叫玛丽)做出一副听不明白他们的话的样子。

一天晚上,妈妈吩咐了几件她该做的事。她做了豌豆汤,煎好绯鱼,烧好朱雀腌肉,最后做好绵羊奶干酪。

那天夜里,她太想喝水,渴得她睡不着觉。她渴了两个钟头,嘴里老念叨着:“我不去厨房,我不去厨房……”

但是最后她还是来到厨房里,她一心希望不要碰上仙女。

可是事情偏偏相反,玛丽一扭开水龙头,仙女就从龙头口出来,一下跳到玛丽的肩上。

“玛丽,你是善良的好姑娘,给我吃点果酱吧!”

玛丽心肠好,但有心计,她回答说:“感谢你的夸奖,可我却不要您的任何赏赐,您把我姐姐已经坑得够苦了。再说,我父母也不允许我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吃果酱。”

这个五百年没有同人们打过交道的仙女,对于姑娘的回答打心底里感到受不了,她以为这样的屈辱是不能容忍的,她说:“既然你这样没有礼貌,那么从现在起,你每说一句话,都会从你嘴里吐出一条蛇来

真的,第二天早上,玛丽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父母,一开口说话,嘴里就吐出一条赤链蛇。她只得将昨晚发生的事写在纸上。

父母吓坏了,让她去看医生。好在二楼就有个医生,他年轻,富有同情心,这一带的老百姓无不夸他医术高明,医德高尚。他听到玛丽父母的诉说,带着迷人的笑容看着玛丽,说:“这个,别害怕,别担心,没有什么可怕的。到我家盥洗间去。”

玛丽和她的父母走进了盥洗间。医生说:“向浴缸弯下你的腰。就这样,现在你就随便说什么。无论说什么都行。”

“妈妈——”玛丽说。

马上,从她的嘴里钻出一条毒蛇,蹿动在浴缸里。

“好极了,”医生说,“现在你说句粗野的话,咱们看看,会是什么样?”

玛丽涨红了脸。

“说呀!”妈妈在一旁鼓励她,“你就骂一次人,是医生让你说的,没关系。”

玛丽别别扭扭说了句骂人的话。当即,浴缸里就左弯右拐蹿动着一条小蟒蛇。

“妙极了!”医生欣喜万分地说,“好,现在,玛丽,你再使劲儿骂我几声。”

玛丽明白了医生的意思,但是玛丽是这样一个好姑娘,她连做个骂人、污辱人的样子都非常非常困难。

然而她终于鼓足勇气、憋足劲儿,说出了一句骂人的话:“天下第一蠢货!”

就在这时,两条小蝮蛇绞成一团,从玛丽嘴里吐出来,滑落在以前吐出的蛇身上。

“我看出来了,”医生满意地说,“一般骂人的话,吐出的是大蛇,而诅咒人的话吐出的就是毒蛇。”

“该怎样治才好呢,医生?”玛丽的父母着急地问。

“怎么办?十分简单:你们的女儿就嫁给我。”

“你愿意娶我们的女儿吗?”

“是呀,如果她愿意的话。”

“这是为什么?”姑娘的母亲问,“您的意思,与您结婚,她就能好?”

“不是这样,”医生说,“您不知道,我在一个研究所里工作,我们在研究一种抗蛇毒的药剂,可是我们的蛇总是不够用。像您女儿这样的姑娘是我们难得的宝贝。”

就这样,玛丽嫁给了医生。他对姑娘非常好,使她感到非常幸福。玛丽按照抗毒剂研究的需要,一会儿吐出蝮蛇,一会儿吐出眼镜蛇,一会儿吐出蝰蛇,其余时间就不说话,她不是个饶舌的姑娘,所以不说话对她也不是困难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从水管里出来的仙女想知道一下这两姐妹的境遇。有一天,是星期六,到后半夜,她来到了两姐妹的父母身边,他们刚从电影院回来,坐着吃消夜呢。他们说起两姐妹如今的境遇,当她听说两姐妹的一切后,她一下困惑不解了:她以为的坏妹妹玛丽遇上了好运,本该倒霉的吐蛇姑娘过得很幸福;而她以为的好姐姐玛尔蒂娜却遭到了厄运,玛尔蒂娜的珍珠使她不知遭受多少磨难。

可怜的仙女心情坏极了,她想:“我还是别去管别人的事好。看,我全不懂人间的事,我判定的事都错了,我也不能预料我行动的结果。我得去找个比我强的魔法师学学,使我变得更聪明些。我就让他娶我,我就一切听他的。可这样的魔法师到哪儿去找呢?”

仙女这样想着,飞出了房子,飞到街上,看见萨义德的小店旁边有一家咖啡馆,橱窗亮堂堂的。萨义德有个儿子叫巴希尔。萨义德大叔自己动手把椅子都搁到桌子上,然后就离店去睡觉了。

店门关着,仙女变成小不点,一下就从门缝里钻了进去。她看见窗台上放着厚厚的一叠本子和一个铅笔盒,这是巴希尔忘在窗台上的。

萨义德大叔一离开,仙女就在本子里撕下一张白纸(你们大概发现,巴希尔的练习本总是少一张纸吧?),然后从铅笔盒里拿出彩色铅笔,开始画起来。不一会儿,萨义德大叔关灯了,但是仙女的眼睛神着哪,她能在漆黑的地方分辨出不同的颜色。

瞧,这位从水管里出来的仙女画成了一个魔法师,戴一顶尖尖的帽子,穿一件长长的黑袍,接着她往纸上的魔法师吹气,并且唱道:

穿黑袍的魔法师,

戴尖尖帽的麾法师,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魔法师做了个鬼脸,说:“不,我不愿意,你太胖了。”

“那么,你就没有好下场!”仙女立刻吹第二口气,魔法师马上就僵在纸上了。她撕下第二张纸

(反正巴希尔的练习本是经常少几页纸的),用黑色铅笔另画了一个魔法师个穿灰色长袍的

魔法师,然后往纸上的魔法师吹气,接着问他:

“穿灰袍的魔法师,

不摆架子的魔法师,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但是灰袍魔法师也没有遂她的心愿:“不,我不愿意,你太瘦了!”

“那么,你也没有好下场。”她吹了一口气,纸上又成了一张普通的画。

随后仙女在铅笔盒里翻呀翻,翻到了唯一的一支天蓝色铅笔,是巴希尔扔在那儿不用的。

“这个魔法师总该不会拒绝做我丈夫了。”她想。

这次她画得很用心,她在第三张纸上画出个魔法师,这回是穿天蓝色长袍的了。她画好以后,带着深深的爱意欣赏起来。确实,这个魔法师看上去比以前的都要好。

“但愿他能喜欢我。”仙女想。

她往魔法师的画上吹了一口气,又唱了起来:

穿天蓝色长袍的魔法师啊,

你的可爱天下数第一,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我愿意!”穿天蓝色长袍的魔法师说。

这时仙女又连吹三口气。平面的画顿时变成立体的了,接着天蓝色魔法师从纸上走出来,站在仙女面前,拉起了她的手,悄悄地滑出门缝,向外面飞去。

“第一招,”天蓝色的魔法师说,“我得去解除玛尔蒂娜和玛丽的魔法。”

“你觉得必须这样做吗?”仙女问。

“越快越好!”他说完,就念起咒语来。

第二天,玛尔蒂娜不再吐珍珠了。年轻人发觉她不能吐珍珠,就打她。打也没有,便将她赶出了家门。玛尔蒂娜回到了父母身边,但是灾难性的经历已使她变得又听话又伶俐,成了一个很好的姑娘了。

当天,玛丽也停止了吐蛇。这对研究所当然是个损失,然而对于她的丈夫却不,因为丈夫同她从此可以随意谈心了,他愉快地拥有了一个聪明而勤劳的好妻子。

魔法师和仙女不明去向。我知道他们还在这世界上,就是不知道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们不愿意人们去注意他们,所以他们也就非常小心,从不轻易施展魔法。

我还忘了说:第二天早上,巴希尔的妈妈打开店门,发现窗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许多儿子的铅笔,摊开的本子上撕下了三张纸,两张画着魔法师,她生气地把儿子叫过来,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害臊?我这本子是买给你撕的吗?”

巴希尔莫名其妙,这不关他的事,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他干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