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疯子勃莱昂的故事(法国)

在冰岛某地。有一个时候,有一个国王和他的王后统治着一个忠实而服从的民族。王后是温柔而善良的,不大听见有人讲起她。但国王是贪心而残酷的,因此那些害怕他的人,对他的德行和优点百般颂扬着,都想争得他的宠爱。靠了他的吝啬,国王有着好些宫殿、农场、牲畜、家具和首饰。这些东西,真是不计其数;但是他越多越贪心。不管富人和穷人,落在他手里,总是免不了倒霉。

绕过王宫花园的尽头,有一间茅屋,那里生活着一个老农夫和他年老的妻子。上天给了他们七个孩子:这就是他们所有的财产。另外,这对好人只有一头名叫皮阁拉的母牛,用以维持这个人口众多的家庭。这是一头非常好看的母牛。它有着黑白相间的花纹,小巧玲珑的角,和忧愁而温柔的大眼睛。当然,美丽只不过是它最小的价值;他们每天用它挤三次奶,它的奶从来不少于四十磅。它对它的主人们是这样地亲热,每天中午,当它晃着它那充满着奶水的乳房回到家里来时,总是老

远地就叫着,好让主人去帮助它。皮阁拉真是家庭里的快乐。

有一天,国王去打猎,经过一个牧场,王宫里的牛群正在那儿吃草。由于一个偶然的原因,使皮阁拉也混杂在国王的牛群里。

“我有着多么好的牲口呵!”国王说。

“陛下牧人说,“这头牲口并不是属于您的。它叫皮阁拉,是住在那边破屋子里的老农夫的母牛。”

“我要它属于我。”国王回答说。

整个打猎的时间里,国王总是讲着皮阁拉。晚上一回到王宫里,他就把他的卫士长叫来了,那卫士长是一个和他同样凶恶的人。

“去找到这个农夫,”他对卫士长说,“并且把那头我欢喜的母牛带来。”

王后求他不要那样做,说:“这头母牛是这些穷苦人的唯一财产,拿了它等于使他们饿死。”

“我要它属于我。”国王说不管用什么办法,买、交换或是强占。如果在一小时后皮阁拉还不在我的牛棚里,那个没有完成任务的人就要倒霉了!”

于是,他那样严厉地皱着眉头,使得王后不敢再开口了。卫士长飞快地带着一群卫士去执行国王的命令。

农夫正在门前挤奶,他的孩子们围在四周抚摸着母牛。当农夫知道国王使者的来意后,他摇着头说他无论如何也不交出皮阁拉。

“它是我的,”他接着说这是我的财产,这是我的东西;我爱它甚于一切别的母牛,甚于国王的黄金。”

利诱和威胁都不能使他改变主意。随着时间的流逝,卫士长害怕地想到国王的监狱。他拉住套在皮阁拉颈上的绳子牵着就走;农夫站起来反抗,被一斧头劈倒在地上,顿时死了。看到这个惨相,孩子们大哭起来;只有大儿子勃莱昂,站在原来的地方呆呆地没有出声。

卫士长知道:在冰岛,血债是要用血来还的,迟早儿子会替父亲报仇。要是不愿意节外生枝,就得从地里连根拔掉。于是,一只强盗般疯狂的手,抓住一个哭着的孩子问道:“你什么地方难过?”

“这里。”孩子指着心口说。这恶棍立刻把刺刀向孩子的心口刺了进去。他六次问着同样的问题,六次得到同样的回答;就这样,他把六个孩子的尸体丢在父亲的尸体上。

可是勃莱昂呢,却眼神迷乱,张着嘴巴,跳来跳去捉那飞在空中的苍蜗。

“那么你呢,可笑的家伙,你哪里难过?”卫士长对他喊道。作为回答,勃莱昂转过身去,双手拍着屁股唱道:

就在这里,我母亲有一天发了怒,

她踢了我一脚,狠狠地责罚我。

我在地上,浑身都受了伤,

腰折断了,摔得鼻青脸肿!

卫士长向这疯癫的人走去,但是他的同伴们拦住了他。

“嘘!”他们对他说,“人们在杀死老狼之后也杀死小狼,但是不杀疯子。他能做什么坏事呢?”

于是,勃莱昂唱着,跳着,逃了开去。

晚上,国王快乐地抚摸着皮阁拉,他一点也不觉得他曾付出太昂贵的代价。但是,在那穷苦人的茅屋里,一个老妇人正哭泣着向上帝祈求正义。只因为一个国王的嗜好,在一小时之内就夺去了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们,所有她所爱着的和她赖以生活的一切,只留给她一个可怜的傻子。?

不久,在周围二十里的地方,人们到处议论着勃莱昂和他的疯言乱语。据说有一天,他要把一枚钉子放到太阳的车轮上;次日,为了要给月亮戴帽子,他把他的便帽抛到半空中。而野心勃勃的国王,为着要使自己像地球上的大国王们一样,在他的宫廷里也恰恰需要一个疯子。大臣们把勃莱昂叫来,他们给他穿上一套色彩缤纷的漂亮衣服:一只裤腿是蓝色的,一只裤腿是红色的,一只袖子是青色的,一只袖子是黄色的,胸襟则是橙色的。勃莱昂就穿着这一套鹦鹉般的衣服替大臣们消愁解闷。当然,他有时候也受到人们的抚爱,但更多的是被鞭打。可怜的疯子那么苦痛,却从不作声。他经常整整几小时地和鸟儿谈着话或者看怎样为一只蚂蚁举行葬礼。即使他开了口,也只不过说些傻话,这对于那些没有痛苦的人,倒是一种极好的消遣。

有一天,快要开晚饭的时候,卫士长走进王宫的厨房里去。勃莱昂正拿着一把切肉的大刀,把红萝卜切成丝。杀人犯看到这把刀,感到了一阵恐惧。他心里起了怀疑。

“勃莱昂,”他说你的母亲在哪里?”

“我的母亲,”疯子回答说,“她在这里面煮着。”说着,他用手指指那正在沸着的大汤锅;锅里烧着肉菜汤,这是国王的晚餐。

“傻瓜!”卫士长指着汤锅喊道,“睁大你的眼睛,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母亲!就是她养育我的!”勃莱昂喊着。于是,他丢下刀子,跳到灶头上,拿起了满是黑煤烟的锅子,抱在他的双臂里;接着,他跑进森林M去了。人们在他后面追着,但一切都是徒然,当人们追到他的时候,锅子已经打破了。这一晚,国王只吃到了一块面包。他唯一的安慰是叫王宫的厨师们鞭打了勃莱昂一顿。

勃莱昂跛着脚回到他的茅屋里去,他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他的母亲听。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可怜的老妇人说,“这是不应当那么说的。”

“我的母亲,应当怎么说呢?”

“我的儿子,你应当说:喏,这是充满了国王每天的慷慨恩赐的锅子。”

“好,我的母亲,明天我就那么说。”

次日,朝廷上满是臣子。国王和他的内廷总管正说着话。这内廷总管是一个美貌的贵族,他显得很老练,长得肥肥胖胖,并且善于嘲笑人。他有着一个秃顶的大头,一个粗粗的脖颈,和一个那么大的肚子,竟使得他的两条手臂不能交叉了;而他的两条小腿,艰难地支撑着这庞大的机构。

正当他和国王说着话时,勃莱昂大胆地拍着内廷总管的肚子,说:“喏,这是充满了国王每天的慷慨恩赐的锅子。”

不用说,他被打了一顿。国王大发雷霆,整个朝廷的臣子们当然也一样地愤怒。但到晚上,在整个王宫里,人们都轻轻地议论着:这个疯子虽然出于无意,有时却说出了真理。

当勃莱昂跛着脚回到他的茅屋里去,他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他的母亲听。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可怜的老妇人说,“这是不应当那么说的。”

“该怎么说呢,我的母亲?”

“我的儿子,你应当说:喏,这是大臣中最可爱和最忠诚的大臣。”

“好,我的母亲,明天我就那么说。”

次日,国王举行早朝。部长、将军、侍从,所有漂亮的先生和漂亮的太太们都想博得国王的微笑;而国王正逗着一只想从他手里夺一块点心的长毛大母狗。

勃莱昂走到国王的脚跟前蹲下,一把抓住狗脖子上的皮,那狗叫着并作出一种可怕的神态。

“喏,”他喊道,“这是大臣中最可爱和最忠诚的大臣。”?

这个大胆的比方,使国王笑了;大臣们也立刻放开喉咙笑了。其实,这却使人们心里十分恼火。当国王一出去,拳打脚踢就像雨点似的落到可怜的勃莱昂身上,他很艰难地才躲开这场暴风雨。当勃莱昂跛着脚回到他的茅屋里去,他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他的母亲听。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可怜的老妇人说,“这是不应当那么说的。”

“该怎么说呢,我的母亲?”

“我的儿子,你应当说:喏,如果随它去,它会吃光的。”

“好,我的母亲,明天我就那么说。”

次日是节日,王后穿着最美丽的服饰出现在大厅里。她满身是丝绒、花边和各种首饰;只是她的一条项链,就价值二十个村庄的捐税。每个人都赞赏着王后的富丽。

“喏,如果随她去,她会吃光的。”勃莱昂喊道。

如果不是因为王后袒护着他,疯子又要倒霉了。

“可怜的疯子,”她对他说,“去吧,但愿人们不要加害于你。如果你知道这些首饰使我怎样地苦痛,你就不会因此而责备我了。”

当勃莱昂回到他的茅屋里去,他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他的母亲听。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可怜的老妇人说,“这是不应当那么说的。”

“该怎么说呢,我的母亲?”

“我的儿子,你应当说:暗,这是国王的爱情和骄傲。”

“好,我的母亲,明天我就那么说。”

次日,国王去打猎。侍从给他牵来了他最欢喜的马。正当国王骑在马鞍上随随便便地和王后告别时,勃莱昂拍着马背喊道:“喏,这是国王的爱情和骄傲。”

国王回头怒视着勃莱昂,疯子就在这时拼命地逃走了。他一直跑到很远的地方,还仿佛感觉到棍棒的威胁。

看到他气喘喘地回到家里,可怜的母亲说:“我的儿子,再不要回到王宫里去了,他们会把你杀了的。

“等着瞧吧,我的母亲。还不知道究竟谁死谁活呢!”

“唉!”母亲哭着说,“你父亲死了真是一种幸福:他看不到你的耻辱,也看不到我的耻辱。”

“等着瞧吧,我的母亲,日子长着呢,可是不会总是这样的。”

当国王和朝廷里一些显赫的大臣们举行一个大宴会的时候,勃莱昂的父亲和他六个孩子躺在坟墓里已经快三个月了。国王的右边是卫士长,左边是胖总管。桌子上到处是水果、鲜花和耀眼的灯光,人们用金质的杯子喝着美酒。头脑发昏了,高声喧哗着,已经开始了不止一次的争吵。勃莱昂显得比任何时候更疯癫,他转着圈地给人们敬酒,不让一只杯子空着。他一只手举着金质的酒壶,另一只手把人们的衣服每两个两个地捆住;这样,没有一个人在站起来的时候能够不牵连他的邻座的人。

他三次重复了这种把戏。这时,国王被酒精的热气所兴奋着,对他喊道:“疯子,到桌子上去,唱起你的歌来娱乐我们吧。”

勃莱昂敏捷地跳到水果和鲜花的中间。接着,他用一个轻轻的声音,开始唱起来:

什么都要轮着来,

风和雨相伴。

曰和月,

死和生,

什么都要轮着来。

“这悲惨的歌在唱些什么?”国王说好吧,疯子,使我笑吧,否则我就要叫你哭了。”

勃莱昂的两眼凶狠地看着国王,他用一个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又唱道:

什么都要轮着来,

命运是聋子。

好运和噩运,

凌辱和复仇,

什么都要轮着来。

“可笑的家伙,”国王说,“我相信你是在威胁我呢!我要给你应受的惩罚。”

国王站起来,没想到竟把卫士长也拖了起来。卫士长吃了一惊,为了平稳住身子,他向前俯着,牵住国王的手臂和头颈。

“可恶的家伙,”国王喊道,“你竟敢把手放在你主人的身上!”

于是,国王拔出短剑向他的卫士长刺去。这时,卫士长全力地自卫着,他一只手抓住国王的手臂,另一只手把他的短剑刺进了国王的咽喉。血流如注地喷了出来,国王带着他最后的抽动,牵着他的谋杀者倒了下去。

在一片叫喊声和骚乱中间,卫士长突然站了起来,抽出剑喊道:“先生们,暴君已经死了。自由万岁!我自封为王,并且娶王后为妻;如果谁反对,谁就说吧,我等着。”

“新国王万岁!”所有的臣子喊道。

大家欣喜若狂,竟有一些人想利用这个机会向新国王要求些什么,从他们的袋子里抽出了请愿书。突然间,勃莱昂带着凶狠的眼神,手里拿着斧头出现在篡位者的面前。

“牲畜!畜生!”他对卫士长说,“当你把我的亲人们杀死的时候,你既没有想到过上帝,也没有想到过人民。现在,让我们两个来拼一下吧。”

卫士长正想自卫。勃莱昂狠命地一下砍去,把卫士长的右手砍断了,好像一根斩断的树枝那么挂着。

“现在,”勃莱昂喊着,“如果你有一个儿子,你就对他说,叫他像勃莱昂一样地来为父报仇。”于是,他又把卫士长的头斩成两半。

“勃莱昂万岁!”臣子们喊着,“我们的解放者万岁!”

这个时候,王后惊慌地跑了进来,跪在疯子的脚前,称他为她的复仇者。

勃莱昂把她扶起来,在她身旁举起了那把血淋淋的斧头,他要所有的大臣们宣誓效忠于王后的统治。

“王后万岁!”所有在场的人们喊道。

于是,举国上下欣喜若狂。王后要留勃莱昂在朝廷里。他却请求让他回到他的茅屋里去,他只向王后要回了那头可怜的牲口作为报偿,它是造成了这许多罪恶的最初的根源。到了家门口,那头母牛发出一种使人心碎的叫声;可怜的老妇人哭着跑了出来。

“母亲,”勃莱昂说喏,皮阁拉在这里,你的仇已经报了。”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勃莱昂后来究竟怎样?谁也不知道。但是在当地,人们还常常把勃莱昂和他兄弟们曾经居住过的那间破屋子的废墟指给大家看。于是,母亲们对孩子们说:“就在那地方,曾经住过一个为父报仇来安慰他母亲的人。”孩子们回答说:“我们要像他一样。”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