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鹳鸟哈里发的故事 (1)

1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执掌国家大权的哈里发正舒适地躺在一张长椅上。他抽着一支长长的烟斗,不时啜上一口奴隶端上来的咖啡,每喝一口,他都惬意地捋一捋自己的胡子。总而言之,谁都看得出来哈里发心情愉悦。这绝对是一天里接近他的最佳时刻,因为这时他总是精神饱满、和蔼可亲,所以大宰相曼苏尔每天都在这个时候拜见他、汇报国事。

今天下午,宰相像平常一样按时来了,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宰相一脸焦急的样子。哈里发把他的烟斗从嘴唇中间抽出来,问道:“大宰相,何事惊慌?”

大宰相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向他的主人深鞠一躬说:

“噢!主上,我的表情惊不惊慌倒不打紧,但在下面,也就是宫殿的院子里,有个小贩正在卖一些非常漂亮的东西,让我不禁苦恼得很——为什么我只有这么一点钱呢!”

哈里发早就想送给他的大宰相一件礼物,于是他命黑奴把小贩带到他这儿来。黑奴不一会儿就把小贩带来了。小贩五短身材,脸色黝黑,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他扛着一个箱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宝物:有成串的珍珠、戒指、镶满珠宝的手枪、高脚杯和梳子等。哈里发和大宰相仔细鉴赏了里面的物品。哈里发为他自己和大宰相挑选了几把漂亮的手枪,为宰相的妻子挑了一把嵌着宝石的梳子。就在小贩准备关上他的箱子的时候,哈里发发现箱子里还有个小抽屉,于是他问小贩,抽屉里是不是还有些待售的东西。小贩打开了那个抽屉,给他们展示了一小盒黑色的粉末和一个用奇怪文字写成的卷轴,哈里发和大宰相都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从一个商人那儿得到了这两样东西,他是从城里的街道上捡到它们的,”小贩说,“我也不知道它们是干什么用的,但既然它们对我一点用也没有,你们随便给两个钱,把它们拿走吧。”

哈里发喜欢在他的图书馆里收藏古籍,即便他根本看不懂写的是什么。于是他买下了卷轴和盒子,然后把小贩打发走了。他急于知道卷轴上的内容,于是他问大宰相是否知道有人可以翻译这种文字。

“我至高无上的主人啊,”大宰相回答说,“寺庙附近住着一个人,人称‘智者塞里姆’,他通晓太阳底下的一切文字。您派人去找他来吧,也许他会翻译这种神秘的文字。”

很快智者塞里姆应召前来。

“塞里姆,”哈里发说,“我听说你很有学问。好好看看那个卷轴,看你能不能读懂。如果能的话,我就赏你一件象征至高荣誉的长袍;如果你读不懂,我就赏你左右开弓二十个大嘴巴,打得你满脸桃花开;再在你的脚底板打二十五下,因为你是个欺世盗名的家伙,枉称‘智者塞里姆’的名号。”

塞里姆拜倒在地说:“主上,就如您所愿。”然后他盯着卷轴看了很长时间。突然他大喊:“噢!主上,如果这不是拉丁文,我就去死!”

“好吧,”哈里发说,“如果是拉丁文的话,告诉我们它写了些什么。”

于是塞里姆翻译道:“寻得此物的人,汝需赞美真主安拉的仁慈。将盒中的粉末吸入鼻中,同时念动咒语‘穆塔博(即拉丁文“变”)’,即可变身为各种动物,并能听懂所有动物的语言。如果想变回人形的话,只需向东方叩首三次,念动相同的咒语。但要小心,在变身为动物或鸟类时,绝对不可以笑,否则汝必将忘掉咒语,永远保持动物的形态。”

当智者塞里姆念完卷轴上的文字时,哈里发高兴极了。他让塞里姆发了个誓,永远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然后赏给他一件象征至高荣誉的长袍,把他打发走了。然后他对大宰相说:“这才叫好买卖,曼苏尔。我一直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变成某种动物。明天你早点来,我们去乡下逛逛,闻闻我盒子里的粉末,然后听听天上、地上、水里的动物们都在说些什么。”

2

第二天早上,大宰相应召前来,陪哈里发去探险。哈里发急匆匆地起床穿衣,吃过早饭,他把盒子系在腰间,命他的随从们都留在家里,然后带着大宰相出发了。他们先是来到了宫殿的花园,但这儿几乎没有什么生物能让他们提起兴趣试试那种神奇的粉末。大宰相建议哈里发走远一点,最好去城郊的一个池塘,因为他经常看见那儿栖息着大量的生物,尤其是鹳鸟,它们严肃高贵的外貌和永不停歇的唧唧喳喳的交谈声,经常能吸引大宰相的注意力。

哈里发同意了这个建议,于是他们一起走向那个池塘。当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他们发现一只鹳鸟正专注于猎食的青蛙,好像不时自言自语着什么。同时他们看见远处的天空中,有另一只鹳鸟正在向第一只鹳鸟飞去。

“我愿意赌上我的胡子,我至高无上的主人,”大宰相说,“这两只长腿的家伙肯定会在一块儿好好聊聊,不如我们变成鹳鸟吧?”

“说得对,”哈里发说,“但首先让我们好好想想怎么再变回人形。对了,向东方叩首三次,说‘穆塔博!’然后我又变回哈里发,你又变回大宰相。但拜托你可千万别笑,要不咱们都得完蛋!”

就在哈里发说话的时候,他看见第二只鹳鸟在他的头顶盘旋了一圈后落在了地上。他迅速从腰间抽出盒子,拿出了一小撮粉末,给大宰相分了一点,然后他们同时大叫:“穆塔博!”

他们的腿立即瘪了下来,变得又细又红;他们的黄色拖鞋变成了笨拙的鹳鸟的脚;胳膊变成了翅膀;脖子从两个肩膀中间伸出了足有一码长;胡子也消失了;全身上下都披满了羽毛。

“你的长喙不错,大宰相,”哈里发惊奇万分,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种事儿!”

“卑职多谢您的夸奖,”大宰相回答说,同时弯下了他长长的脖子,“容我冒昩地说一句,您现在的样子比做哈里发的时候还英俊。现在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咱们一起到鹳鸟同胞那儿去,看看我们能不能听懂鹳鸟的语言。”

这时第二只鹳鸟早已落在地上,它先用喙摩擦它的爪子、梳理它的羽毛,然后走向第一只鹳鸟。哈里发和大宰相立刻凑了过去,他们惊奇地听到了下面的谈话:

“早上好,长腿夫人,你今天来得真早。”

“啊,是啊,亲爱的大嘴巴,我正在为自己准备早餐。你想来一块蜥蜴肉或蛙腿肉吗?”

“万分感谢,但我今天实在没胃口。我不是为了吃早餐来的。我今天要在我父亲的客人面前跳舞,所以我得在草甸子里安静地练习一会儿。”

于是年轻的鹳鸟开始翩翩起舞。哈里发和大宰相曼苏尔惊奇地观看了一会儿。但最后当鹳鸟用一种独特的姿势单腿站立,优雅地上下扇动翅膀的时候,哈里发和宰相再也忍不住了,同时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哈里发首先恢复了常态。“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笑话,”他说,“可惜那两只傻鸟被我们的笑声吓跑了,要不然跳完了舞,它们一定还会唱歌的!”

突然,大宰相记起了卷轴上的严厉警告——在变身成动物的过程中一定不能笑,否则——他马上把他的担心告诉了哈里发。哈里发吓了一跳,大声叫道:“如果我下半辈子都只能做鹳鸟,那我可真成一个可怜的笑话了!你得用力想,一定要想起那该死的咒语,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们得向东方叩首三次,然后说:穆……穆啥来着?”

他们转身向东方叩首,连喙都碰到了地上。但是,唉,太可怕了,咒语已经被他们忘到爪哇国去了。不管哈里发和他可怜的大宰相叫了多少遍“穆……穆……”,就是想不起来后面那两个字是什么,这下伤心的哈里发和大宰相只能死心塌地地做鹳鸟啦!

3

这两只被魔法变身的鹳鸟伤心地游荡在草甸上。他们太悲伤了,根本没心情去想下一步该做什么。如果他们不能摆脱鹳鸟之身,就算回到城中,告诉人们他们的真实身份也没用——谁能相信一只鹳鸟说它自己是哈里发呢?何况就算人们真的相信他们的话,巴格达的人民会同意由一只鹳鸟来统治他们吗?

他们四处游荡了几天,饿了就吃野果充饥。他们的长喙用来吃野果很是费劲儿,但谁让他们不爱吃蜥蜴和青蛙呢。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们有了飞翔的能力,从而他们能经常飞回家乡的上空,看看自己的国家怎么样了。

头几天他们就注意到城里大街小巷里有了骚动的苗头。但到了第四天,正当他们在宫殿的屋顶上坐着,他们看见一列披红戴绿的队伍敲锣打鼓地穿过下面的街市。一个男人穿着深红色镶金边的斗篷,骑着一匹配着上好鞍子的马,被衣着光鲜的奴隶们簇拥着。半个城市的人都跟随着他,人们大喊:“万岁!米尔扎!我们的大王!”

两只鹳鸟在宫殿的屋顶上面面相觑。哈里发说:“你现在能猜到我为什么被施魔法了吗,大宰相?这个米尔扎是我的死敌,是魔法师卡茨那的儿子。他父亲发过毒誓要向我复仇,但我不会绝望的!跟我来,我忠诚的朋友,我们到那个神圣的地方去,也许咒语的魔力会消失。”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