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德希米尔和德希米拉的故事 (2)

“说它已经熟了,我最好把它从火上取下来。”

“既然熟了就给我拿来吧,我想吃了。”

于是德希米拉把人肉拿给魔鬼,她自己也开始吃起了羊肉,还设法给表哥留了些。

魔鬼吃完以后洗了洗手,然后他对德希米拉说:“我累了,给我铺床吧。”

德希米拉铺好床,给魔鬼拿了个十分柔软的枕头,帮他把被子掖好。

“爸爸!”德希米拉突然喊了一声。

“什么事?”

“亲爱的爸爸,你为什么睡着后还睁着眼睛?”

“你问那个干吗,德希米拉?你想背叛我吗?”

“当然不会了,爸爸,我怎么敢背叛您呢。那样做又有什么用呢?”

“那你干吗想知道呢?”

“因为我昨晚醒来,见到了满屋子散发着红光,可把我吓坏了。”

“我睡沉之后就会那样。”

“那你把别针小心地放在这儿有什么用?”

“如果我把别针扔在地上,它就会变成一座铁山。”

“那这根针呢?”

“会变成一片湖水。”

“这把斧头呢?”

“会变成一片荆棘,没有人可以穿过它。为什么你会问这些问题呢?我肯定你想搞鬼。”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怎么可能有人能想到我在这儿呢?”德希米拉哭了起来。

“别哭了,我只是开玩笑的。”魔鬼说道。

魔鬼很快又睡着了,城堡里闪耀着黄色的光。

“快点,趁魔鬼睡着,我们必须马上逃走。”箱子里的德希米尔催促道。

“还不行,”德希米拉答道,“现在闪的是黄色的光,我认为他还没有睡熟。”

于是,他俩等了一个小时,德希米尔又悄声说道:“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让我看看他睡着了没有。”她说着,一边从门缝往里看,看见了红光在闪耀。然后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表哥那儿:“那我们该怎样出去呢?”

“把绳子拿来,我把你放下去。”

于是德希米拉取来绳子、斧头、别针和针交给表哥,然后说道:“把这些放在你斗篷的口袋里,千万别弄丢了。”

德希米尔小心翼翼地把那些东西放在了口袋里,用绳子绑着德希米拉,沿墙把她放了下去。

“没事吧?”他问道。

“一点儿都没事。”

“那解开绳子,我好把它收上来。”

德希米拉照做了,几分钟后,德希米尔已经站在了她身边。

在这段时间里,魔鬼一直睡得很沉,所以没有听见一点声音。但是他的狗跑到床边朝他说道:“瞌睡虫啊,你还在做美梦呢?德希米拉已经背弃了你,人都跑了!”

魔鬼从床上爬起来,把狗踢了一脚,然后倒头一觉睡到大天亮。

天已大亮了,魔鬼这才起床,大声喊道:“德希米拉!德希米拉!”不过他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回声,于是赶紧穿好衣服,带上宝剑,吹了声口哨把狗召到身边,沿着逃跑者必走的那条路,追了上来。

德希米拉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喊道:“表哥!”

“怎么啦?”他回答。

“魔鬼追上来了。我看见他了。”

“他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

“就在那儿,他看上去只有针那么高。”

于是,他俩加快了脚步,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但是魔鬼和他的狗一点一点地赶上来了。就在魔鬼差几步就能抓着他俩的一刹那,德希米拉往身后扔出了那根别针,别针立刻变成了一座铁山,把他俩和魔鬼隔开了。

“我和我的狗,这就把山捣毁掉。”魔鬼气冲冲地吼叫道。魔鬼和他的狗使劲地撞击着铁山,直到闯出一条小道来,然后又一点一点地赶了上来。

“表哥!”德希米拉突然喊道。

“怎么了?”

“魔鬼和他的狗又赶上来了。”

“那你走前面。”表哥说道,他加快脚步,拼命地跑,但是魔鬼还是越来越近了。

“他们已经追上我们了,”德希米拉往后一望,高声叫道,“你必须把斧头扔出去。”

于是,德希米尔从口袋里拿出斧头向后一扔,斧头立刻变成一片茂密的荆棘丛,让魔鬼和狗没法穿过。

“如果从地下打洞,我就有办法穿过去。”魔鬼叫道。不一会儿,魔鬼和他的狗出现在荆棘丛的那一边。

“表哥!”德希米拉喊道,“他们又赶上来了。”

“别害怕,继续往前跑。”德希米尔回答道。

她跑了一会儿就停下了,对表哥说道:“他离我们只有几码远了。”德希米尔把针往地上一扔,就变成了一汪湖水。

“我和我的狗,这就把它喝干!”魔鬼厉声叫道。狗喝得太多,结果胀爆肚子死掉了,尽管如此,魔鬼却没有停下来,没过多久,整片湖水已经被魔鬼喝得快没了。接着,魔鬼大声诅咒道:“德希米拉!你的头会变成驴头,你的头发会变成驴毛!”

诅咒灵验了,德希米尔惊恐地看着她,说道:“她真成了一头驴,完全不是个女孩儿!”说完就离她而去,自己回家了。

接连两天,可怜的德希米拉一边痛哭,一边四处徘徊。就要到达小镇的时候,她的表哥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感到羞耻。他想:“也许现在德希米拉已经变回原来的样子了,我还是回去看看吧。”于是他匆匆忙忙往回赶,最终到达那儿时,只见德希米拉坐在一块岩石上,试图赶走一群想把她当晚餐的狼。

他赶走了狼群,接着说道:“起来吧,亲爱的表妹,你真是命悬一线啊!”

德希米拉站起来,说道:“好啊!我的表哥,你先是说服我跟你一起逃出来,然后又弃我不顾,让我自生自灭!”

“要我告诉你实情吗?”德希米尔回答道。

“那就说吧。”

“我还以为你是个巫婆。我怕你。”

“难道我变化之前你没有见过我吗?难道魔鬼不是当着你的面诅咒我的吗?”

“那我该怎么办呢?”他问道,“如果我把你带回小镇,人人都会嘲笑我,他们会说,‘这是你的新玩具吗?一个手脚、身体是女人,但是却长着驴头驴毛的玩具?’”

“那你打算怎么对待我呢?”姑娘说道,“你不妨在晚上把我带回到我妈妈身边,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那好吧。”他答道。

他俩一直待在那儿,等到差不多天黑,德希米尔这才把表妹送回了家。

他轻声敲了敲门,德希米拉的妈妈从里面问道:“是德希米尔吗?”

“是的”

“你找到她了吗?”

“我还把她给您带回来了。”

“快让我看看,她在哪儿?”母亲叫了起来。

“这儿,在我后面。”德希米尔答道。

看到德希米拉的一刹那,这个可怜的母亲尖叫了起来:“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什么时候生过一头驴子?”

“嘘!没必要让全世界也听见。好好看看,你会看到她身上有两道伤疤的。”德希米尔回答道。

“妈妈,您真的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吗?”德希米拉问道。

“我当然认识。”

“那她的两道伤疤在哪儿?”

“腿上的伤疤是被狗咬的,胸前的伤疤是她小时候把油灯推倒后烧伤的。”

“那好好看看我吧,看我是不是你女儿。”德希米拉脱去衣服,露出两道伤疤。

看到伤疤,母亲一把抱住德希米拉,泪如雨下。“亲爱的女儿啊,”她叫道,“你这是中了什么邪霉啊?”

“那魔鬼先是把我拐走,然后又对我施了魔法。”德希米拉答道。

“你打算怎么办呢?”母亲问道。

“把我藏起来,别对任何人提起我。至于你,亲爱的表哥,对邻居什么都别说。如果他们问起,你就说没有找到我。”

“那好吧。”他回答道。

于是表哥和母亲把德希米拉带上楼,藏在壁橱里,她在那儿待了整整一个月,只有等人们入睡后,她才出来走走。

德希米尔回到了自己的家,父母、兄弟和邻居都很高兴地问候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找到德希米拉了吗?”

“没有。我到处都找遍了,也没得到有关她的一点儿消息。”

“你跟那个给你带路的人分开了吗?”

“是的。走了三天之后,他虚弱得不能再往前走。到现在他该回家有一个月了吧。我找遍了每一座城堡、每一幢房子,连她的一点儿踪迹都没见到,于是就放弃了。”

他们又说道:“我们告诉过你,即使找也没啥用,因为她肯定早让魔鬼或者女魔吃掉了,你怎么能找得到呢?”

“那还不是因为我爱她太深,不愿放弃。”他回答道。

可他的朋友们不明白,不久又跟他提起那事:“我们会帮你找个妻子的,比德希米拉好的姑娘多的是。”

“我认为没那必要。”

“那你买来布置新房的那些软垫、地毯及漂亮的装饰怎么处理呢?”

“就让它们压柜子呗。”

“可它们会招蛀虫的!放几个星期倒没什么事,但是一两年之后,全都被咬得毫无用处了。”

“就算它们在那儿放上十年,我也只要德希米拉做我的妻子。我在这儿要静静地休息一两个月,然后又出去找她。”

“你简直是疯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比德希米拉好的姑娘多的是!”

“多不多我反正没见过。你这么瞎操心干吗?自己的事只有自己最了解。”

“为什么?你这是在作践你自己呀。”

德希米尔不想吵架,于是转身进屋了。

三个月以后,一个穿越沙漠的犹太人来到了城堡,躺在墙脚下休息。

傍晚,魔鬼见他躺在那儿,问道:“犹太人,你在那儿做什么?有什么东西要卖吗?”

“我这就走了,尊敬的先生。”犹太人一边回答一边起身。

“别害怕,”魔鬼笑着说道,“我不会吃你的。事实上,我是想陪你走一段路。”

“从这一直往前走,你会见到一个小镇。在那儿,你去找一个叫德希米拉的姑娘和一个叫德希米尔的小伙子,把这个镜子和这把梳子带给他们。你告诉德希米拉:‘你的魔鬼父亲请你照照镜子,用梳子梳一下头,这样你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下次见到你,我就把你吃了。”

“我一定如数送到,尊敬的先生。”犹太人回答道。

三十天后,犹太人终于走进了那小镇的大门。他又累又饿又渴,于是就在第一条街上见到的一棵树下坐下了。

碰巧的是,德希米尔刚好经过那儿,一见犹太人坐在烈日下,他停下脚步,说道:“赶紧起来吧,犹太人,否则你会中暑的。”

“啊,好心人,我已经走了一个月,累得再也走不动了。”犹太人回答道。

“你从哪个方向来的?”德希米尔问道。

“从那边。”犹太人答道,一边指着后面。

“你说你走了一个月?那你碰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了吗?”

“是的,好心人。我看见一座城堡,就在阴凉处躺下了。一个魔鬼把我叫醒,让我来这儿,来找一个叫德希米尔的小伙子和一个叫德希米拉的女孩。”

“我就是德希米尔,魔鬼找我干吗?”

“他让我给德希米拉带了点礼物。我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跟我来。由你亲手交给她吧。”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德希米尔姨父的家,他把犹太人带进了德希米拉母亲的房间。

“姨妈,”德希米尔喊道,“跟我一起的这个犹太人是从魔鬼那儿来的,他带来了魔鬼送的礼物,是一面镜子和一把梳子。”

“可这很可能只是魔鬼设的诡计。”德希米拉的母亲说道。

“哦,我不这么想,”年轻人说道,“把东西都给她吧。”

于是德希米拉从藏身的地方给叫来了,她走向犹太人问道:“犹太人,你从什么地方来?”

“从你的魔鬼父亲那里来。”

“他让你来干什么?”

“他告诉我必须把镜子和梳子给你,还要我告诉你,照照镜子、梳梳头,一切都会还原的。”

德希米拉照了照镜子,用梳子梳了头,她的驴头不见了,漂亮的少女脸蛋回来了。

看到眼前这个不可思议的景象,母亲和表哥两人高兴极了。德希米拉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邻居们纷纷过来问候。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表哥把我带回来的。”

“那他干吗说没找到你?”

“我故意这么做的,我不想每个人都知道。”德希米尔回答道。

然后他转身对父母、哥哥和嫂子说道:“我们必须马上着手,婚礼就在今天举办。”

迎接新娘的漂亮花轿都准备好了,可德希米拉却退缩了。她说道:“我怕魔鬼又把我抢去。”

“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魔鬼怎么可能把你抢走呢?我们有两千多人,个个都佩带有剑。”众人安慰道。

“他有的是办法,”她说道,“他是个相当厉害的魔头。”

“她说得对,”一个老人说道,“那就把花轿撤走吧。如果她害怕,就让她走过去。”

“真是荒谬!”其他人惊叹道,“魔鬼怎么抓得到她呢?”

“我就是不去,”她又说道,“你们不了解那个妖怪,我可了解。”

就在他们正在争论不休时,新郎官到来了。

“随她决定吧。让她就住在自己家里,我也可住在这儿。还有,喜筵马上开始。”他俩终于完婚了,到死都没有拌过一次嘴。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