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德希米尔和德希米拉的故事 (1)

从前有个叫德希米尔的人,他有个表妹叫德希米拉。还在他俩年幼时,双方父母就定下了他们的婚事。眼下,德希米尔认为是结婚的时候了,于是赶了两三天的路去最近的城里购买结婚家具。

他离开后,德希米拉跟自己的几个伙伴一起去附近的森林里捡柴火。正寻着,她发现地上有个铁钵。她把铁钵搁到柴捆上,但这东西总不听使唤,每次她把柴捆扛上肩,铁钵就从边上滑了下来。最后,她觉得唯一的办法是,把铁钵捆在柴火中间。她刚松开柴捆,就听见伙伴们在叫她。

“德希米拉,你在磨蹭什么呀?天快黑了,想跟我们一起走就快点!”

可德希米拉只说了声:“你们还是先走吧,就算要弄到半夜,我也不会把铁钵留在这儿!”

“那随你的便。”说完,伙伴们就开始往回走。

天很快黑了下来,就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的一瞬间,铁钵变成了一个魔鬼。这魔鬼把德希米拉往背上一搭,带到一个沙漠里,这地方离她的家足有一个月的路程。魔鬼把她关在一个城堡里,告诉她不用害怕,说她不会有事的,然后就回到他妻子那儿,留下德希米拉独自一人,为这自找的霉运哭泣。

伙伴们到了家时,德希米拉的妈妈正好出来到处找她的女儿。

她焦急地问道:“你们都把她怎么啦?”

“她在森林里捡到了一个铁钵,但没法把它弄回来,所以我们只得先回来了。”女孩们回答道。

一听这话,老妇人立刻朝森林方向赶去,边走边喊女儿的名字。

镇上的人听到她的呼叫声,对她说道:“回家吧,我们替你找你的女儿去。你一个女人家,找人可是个要体力的男人活儿。”

可她回答道:“那行,走吧,但我得跟你们一起去。也许我们最后找到的只是她的尸体,她或许让毒蛇咬死了,或许给野兽吃了。”

见她执意要去,男人们也就没再阻拦,不过还是叫来一个拾柴的伙伴,随他们一同去,好带他们找到德希米拉失踪的地方。他们找到了那姑娘丢下柴火的地方,但不知道人去了哪儿。

“德希米拉!德希米拉!”他们大声地叫她的名字,却没人应答。

其中一个人说道:“如果我们生起一堆火,她也许能看到呢!”于是他们生了一堆火,然后朝四面八方散去,走遍了森林去找她,同时还悄悄议论开了:如果她被狮子咬死了,那么他们总能找到点迹象;如果她睡着了,他们的声音会惊醒她;如果她真被蛇咬了,他们也会找到她的尸体。

他们找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也依然不知那姑娘的下落。他们开始疲倦了,就跟女孩的母亲说道:“再找也没用,我们回家吧。你女儿没出什么事,除非跟某个男人跑了。”

她回答道:“那好吧,我这就回去。但是我必须先到河里看看,也许有人把她推下去了。”可姑娘却没在河里。

在接下来的四天里,德希米拉的父母一直在等着女儿回来,之后也就放弃希望了,相互说道:“怎么办啊?我们该怎么跟她的未婚夫说啊?我们杀一只羊吧,把羊头埋起来,等她的未婚夫回来,我们就告诉他德希米拉已经死了。”

不久,新郎带着装饰新房用的地毯和软靠垫回来了。他一进镇里,德希米拉的父亲就迎了过去,对他说道:“你的未婚妻,她已经死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这个年轻人号啕大哭,好半天才说出话来。他转身跟一个围观者问道:“她葬在哪儿?”

“跟我去墓地吧。”那人答道。于是年轻人带上这些刚买来的漂亮装饰,跟这人去了墓地。他把东西往地上一放,又痛哭起来。他在那儿待了整整一天,直到夜幕降临,这才收起东西回到了自己家中。但是,第二天清晨,他又抱着东西回到坟头,一直在那儿轻轻地吹着笛子直到天黑,就这样一吹就是六个月。

一天早晨,一个穿越沙漠的男子迷了路,来到一座孤堡前。烈日当头,他累坏了,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要去那城堡躲躲阴,稍稍歇息一下。”他舒服地伸直身体,快要睡着时,听到有声音在轻轻地叫他:“你是人还是鬼啊?”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女孩从窗户里探出头来,于是回答道:“我是人,一个像你父亲或者祖父那样的好人。”

“祝你一切安好,可你怎么闯进了这片恐怖的魔鬼之地呢?”

“这个城堡里果真住着一个魔鬼吗?”他问道。

“是的,”她回答道,“天快黑了,魔鬼很快就会回来。朋友,你还是赶紧走吧,以免魔鬼回来把你抓起来当晚餐吃。”

但是他却说道:“我太渴,好心的姑娘,麻烦你给我一点水喝吧,不然我就渴死了。就算是沙漠,这四周也该有泉水吧?”

“没错。”她指了指前方,“我每次看见魔鬼都是从那个方向带水回来的,如果你沿着那个方向走,你也许会找到水的。”

听到这话,男子一跃而起,准备离开,却被女孩给叫住了:“请告诉我,你要去哪儿?”

“你为什么想知道呢?”

“我有一事相求,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是去东还是去西?”

“我去大马士革。”

“那麻烦你给我捎个口信吧。当你经过我住的村镇时,请找一个叫德希米尔的人,跟他讲:‘德希米拉从一个遥远、大风摇荡的城堡里向你问候。我的坟堆里埋的是只山羊。因此,振作起来。’”

那男子答应了,接着就上了路,找到了一眼泉水。他喝够后就躺在岸上静静睡着了。醒来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姑娘好心的指点让我找到了水。否则,要再过几小时,我就渴死了。因此,我也要照她说的去做,找到姑娘住的小镇,还有她捎信要找的那个人。”

他走了足足一个月才找到德希米尔住的小镇。真巧,这个年轻人就坐在门前,满脸胡子拉碴,蓬乱的头发都快遮住了眼睛。

来人一停下来,德希米尔就问道:“欢迎你,陌生人!你打哪儿来啊?”

“我从西边来,要到东边去。”来人回答道。

“那好,进屋稍作停留、休息,再吃点东西,”德希米尔招呼道。这人进屋后,吃的东西就摆到他的面前。他跟姑娘的父亲和几个兄弟一起坐下,可德希米尔待在一边——他正蹲在门槛上。

“你为什么不吃呢?”陌生人问道。德希米拉的一个兄弟说道:“甭打扰他!别管他。到晚上他才会吃一点。”

于是陌生人闷声继续吃饭。突然,德希米拉的一个兄弟叫了声:“德希米尔,请给我们端点水来!”陌生人这才想起了口信,于是问道:“这有一个叫德希米尔的人吗?我在沙漠里迷了路,走到一座城堡前,一个女孩从窗户里探出头来……”

“小声点!”他们叫道,害怕让德希米尔听见。可德希米尔已经听见了,他走上前来问道:“你见到什么啦?请如实告诉我,否则,我就砍掉你的脑袋!”

“是的,先生,”陌生人回答道,“那天,我在沙漠里迷了路,又累又渴的时候,我看到一座城堡,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要去那城堡躲躲阴,稍稍歇息一下。’然后,一个女孩从窗户里探出头来问我是人还是鬼,我回答说我是人,一个像她父亲或者祖父那样的好人。我跟她要水喝,可是她也没有,我都快要渴死了,然后她告诉我,城堡里的那魔鬼总是从同一个方向带水回来,如果我沿着那个方向找,也许可以找到水。在我离开之前,她请求我到她住的小镇上来,如果我碰到一个叫德希米尔的人,就告诉他:‘德希米拉从一个遥远、大风摇荡的城堡里向你问候。我的坟堆里埋的是只山羊。因此,振作起来。’”

德希米尔望着家人:“这是真的吗?德希米拉根本就没死,只是被人偷走了?”

“不,不,”家里人回答道,“他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德希米拉真的死了,谁都知道。”

“这个我自己会弄清楚的。”德希米尔边说边抓起一把铁锹,飞快地跑到那个埋着羊头的坟堆。

家人的解释是:“事情是这样的,你走之后,德希米拉跟几个女孩一起到森林里去捡柴火。她在那儿发现了一个铁钵,就想带回家但没办法,但又不想丢掉,所以别的姑娘就先回家了。天黑之后,我们大家都出去找她,但是一无所获。于是我们就说道:‘新郎官明天就过来,如果他发现她不见了,他就会去找,那么,我们会连他也失去。我们干脆杀一只山羊,埋在她的坟里,然后告诉他说她已经死了。’现在你已知道了真相,你想咋办就随你了。但有一点,带上这个给你带口信的陌生人,让他给你带路。”

“行,这个计划再好不过了。给我备上一些干粮,把剑拿来。我们这就出发!”德希米尔回答道。

可陌生人答道:“花一个月的时间带你去城堡,我才不干呢!如果只是一两天的路程我倒不介意,但要一个月,那可不行!”

“那就陪我走三天,”德希米尔恳求道,“给我指对路,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好吧,”陌生人说道,“那就这样。”

接连三天里,他俩都是日出赶路,日落歇脚。然后陌生人说道:“德希米尔!”

“什么事?”德希米尔答道。

“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你会见到一眼泉水,然后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很快你就能看到城堡了。”

“好的。”

“那么,咱们再见了。”说完,陌生人转身回去了。

又走了二十六天,德希米尔发现沙漠中的一处绿洲,知道泉水一定就在附近,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果然,他不一会儿就在泉边趴了下来,如饥似渴地喝起冒泡的泉水来。然后他倒在清凉的草地上盘算起来:

“如果那个陌生人说的没错,那城堡就应该在附近。今晚我最好就睡在这儿,明天就能找到它。”于是他睡得很久、很香。他醒来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来了。他一跳而起,在泉水里洗过脸和手就继续赶路了。他刚走了一会儿,城堡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之前没有一点征兆。“我要怎么才进得去呢?”他想,“我不能敲门,以免让魔鬼听见。也许我最好还是爬到墙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事。”于是他爬上了墙,在墙头上坐了约一个小时,这时,一扇窗户打开了,一个声音随即喊道:“德希米尔!”他抬头见到了自己以为早就死了的德希米拉,于是哭了起来。

“亲爱的表哥,”她悄声问道,“是什么让你来到这儿的?”

“是失去你的悲痛。”

“噢,你快走吧。如果魔鬼回来,他会杀了你的。”

“我以我的性命发誓,我的心上人,我决不能找到你后又再次失去你!如果死亡是代价,那么我愿意死!”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我应该怎么做?”

“如果我放下一条绳子,你能把它牢牢地抓紧爬上来吗?”

“当然可以。”他回答道。

于是德希米拉放下了绳子,德希米尔把绳子往自己身上一扎,爬到了她的窗户上。然后他俩深情地拥抱起来,幸福的泪水也随之涌了出来。

“魔鬼回来后,我该怎么办呢?”她问道。

“相信我好啦。”他说道。

那个房间里有口箱子,是德希米拉用来放衣服用的。她让德希米尔躲进去,躺在箱底别出声。

他藏得很及时,因为盖子刚合上,楼梯上就响起了魔鬼那沉沉的脚步声。魔鬼猛地推开门,怀里揣着自己吃的人肉和给德希米拉吃的羊肉。魔鬼吼道:“我闻到了陌生人的味道,这人来这儿干吗?”

“怎么会有人来这沙漠之地呢?”德希米拉边说着边哭了起来。

“别哭了,”魔鬼说道,“兴许是从乌鸦爪上掉下来的肉屑吧。”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她回答道,“是有只乌鸦掉了些骨头下来。”

“那好,就把骨头烧成灰,”魔鬼接过话茬儿,“这样我就可以把它吞下去。”

于是姑娘拿来些骨头,烧成了灰,递给魔鬼,说道:“灰来了,吃吧。”

魔鬼吃完之后,伸直了身子睡去了。

不一会儿,德希米拉煮给魔鬼做晚餐的那块人肉喊叫起来:“嘘!嘘!嘘!人藏箱底!”

“他是你哥,是你表哥。”羊肉也喊道。

魔鬼睡眼惺忪地问道:“德希米拉,那块肉说了什么?”

“说我要记住加盐。”

“行,那就加吧。”

“我已经加过了。”她回答道。

魔鬼很快又响起了呼噜声,这时人肉又开始喊叫:“嘘!嘘!嘘!人藏箱底!”

“他是你哥,是你表哥。”羊肉也喊道。

魔鬼问道:“德希米拉,那块肉说了什么?”

“说我该加胡椒粉。”

“那就加吧。”

“我已经加过了。”她回答道。

魔鬼打猎打了一整天,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当魔鬼双眼紧闭时,人肉又叫喊了起来:“嘘!嘘!嘘!人藏箱底!!”

“他是你哥,是你表哥。”羊肉也喊道。

魔鬼问道:“德希米拉,那块肉说了什么?”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