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安德拉斯·贝夫

从前,在拉普兰地区,有一个叫瓦德索的小镇,这个小镇的镇长身体十分强壮,跑得也很快,他要是参加赛跑比赛的话,那镇上肯定没有人能跑得过他。瓦德索镇上出了这么个跑步健将,人人都为他自豪,他们心想,这样的人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了!后来不久,人们听说山里住着一个叫安德拉斯·贝夫的拉普兰人,他比他们的镇长还要强壮,跑得也更快。瓦德索镇上没人相信这话,他们觉得,那些山里人最喜欢胡说八道,自吹自擂,要是这样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的话,嘿,那就让他们说去吧!

这年的冬季很长,天很冷,人们的注意力逐渐从安德拉斯?贝夫身上转移到天气上。就在人们快把这事给忘了的时候,在一个下雪天,安德拉斯?贝夫突然出现在了瓦德索小镇上。镇长很兴奋,这回他有机会和他较量较量了!他立刻出去找安德拉斯,打算说服他答应和自己比赛,好以此来证明自己比安德拉斯强壮。镇长出门去,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岸边停着一只有八只桨的大船,他脑筋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只见他神采飞扬,笑着自言自语:“就是它了,我要跟他比谁能跳过这只船。”

他找到安德拉斯,提出要和他比赛。安德拉斯也早就准备要向镇长挑战,于是他们很快就谈妥了赌注,谁要是一跳能从船上面跃过,而且落地时脚后跟不碰到船边,谁就赢了,赢的人能获得一大笔钱作为奖励。

他们一起走向海边,来到船停靠的地方,很多人听说他们要比赛,兴奋不已,也都跟了过去。他们请了一个老渔夫站在船旁监督,来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同时保管奖金。由于安德拉斯是外来的,就由他先跳。人们在船附近的沙地里插上一面旗,把那儿作为助跑的起点。

安德拉斯走到起跑的地方,从那儿开始往前跑,快跑到船边的时候,只见他挺着胸仰着头,用力一跳,身子从船的上方跃过,稳稳地落在船的另一边。旁观的人都欢呼了起来,太精彩了,真的,是应该喝彩!然后,人们怀着同样焦急的心情等着看镇长跳得怎么样。看,镇长来了!他比安德拉斯的个子高几英寸,也比他重一些,他也跳得很高,很出色,但是,他落下来的时候,脚后跟刚好擦着了船边。人群沉默着,安德拉斯只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镇长,只是近了一点,下次你一定会跳得比这次好。”

见对手语气这么轻蔑,镇长气得面红耳赤,回答说:“下次你就没这么容易过关了!”说完,转身气恼地回家了。安德拉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高兴地数着赢来的钱,把钱放进口袋里,也回家去了。

不知不觉,日子很快过去了。到了第二年开春,有一天,安德拉斯赶着驯鹿,沿着海边峡湾①往瓦德索西部赶去。路上,他正好被瓦德索小镇上的一个男孩看见了,男孩立刻赶回去告诉镇长,说他的敌人安德拉斯就在不远处。镇长听到这个消息,知道报仇的机会来了。他自己是半个斯塔罗②,可以变成人形,也可以变成斯塔罗怪物的样子。现在他立刻把自己变成斯塔罗,叫上他的儿子和他的狗,一起划船穿过峡湾,来到男孩所说的地方。

在北欧有些山里,太阳是永不落下的,全天一直都是白天,人们很难睡着。安德拉斯也是如此,他不想睡觉,此刻正懒洋洋地沿着洒满阳光的沙滩信步走着,满脑袋想的全是他的新屋子,这屋子就是他用从镇长那里赢来的钱盖的。这时候,他没有注意到,镇长已经悄悄地把船划到了海边的一块岩石背后藏了起来,而把自己变成了漂在海浪上的一堆船只残骸。

安德拉斯走着走着,突然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堆残骸。“啊!这堆东西也许有用,我可以拿来做些什么东西。”他加快脚步走到海边,伸手去捞那堆残骸。那些残骸随着海浪慢慢漂了过来,他的手快要够着了!突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股莫名的害怕涌上心头,他突然缩回手,打了个冷战,逃命似的离开了岸边。跑到一半,他听到一声吹奏管子的声音,他知道,只有斯塔罗怪物会吹这种管子。这时,他脑子里突然闪过镇长和他进行跳船比赛的时候说过的话:“下次你就没这么容易过关了!”他又立刻想了起来,镇长是半个斯塔罗,所以,海上的根本不是真的残骸,而是镇长变的,他一定是要来对付自己了!

快逃吧!好在,安德拉斯曾经花很长时间研究过魔法,现在就能派上用场了。他一听见斯塔罗吹的音乐,就把自己变成一头驯鹿,像风一般的飞跑了好几英里才停下来喘口气,看看镇长追上来没有,可是他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管子里吹奏出的音符在平原上飘荡,而且越来越近。

安德拉斯打了个冷战,还没脱离危险!为了跑得更快,他又变成了驯鹿幼仔,这么做是因为驯鹿幼仔在快成年的时候,比其他所有动物跑得都要快,没有哪个野兽,也没有哪只鸟儿能追得上它。的确如此,这话没错。但是,让安德拉斯没想到的是,斯塔罗镇长跑得比它更快!安德拉斯跑了一段路后,以为这回应该安全了,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可他又听见了管子发出的乐声!他还是没有摆脱镇长!

他的心都沉了下去,绝望地想放弃。就在他等死的时候,突然想起不远处有两个湖泊,湖泊之间有一条短而宽阔的河流把它们连通。河的中央,有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平时一直沉没在水面下,只有在枯水期才会露出水面。现在这个季节雨水充沛,那块石头肯定没有露出水面。不熟悉这个地方的人肯定不知道水面下有一块这样的石头。

安德拉斯想到了一个逃生的好主意。那条河很宽,没有人能够一下子跳到对岸,但是,安德拉斯知道河中央有这块石头,他就可以先一跳落在那块石头上,再跳到对岸。对于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来说,看到这个情景一定会觉得很神奇,他们不知道下面有石头,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只小驯鹿,蜻蜓点水一般点着水面跳到了对岸。

安德拉斯决定利用这一点来对付镇长。他跳到了对岸后,就变回原形,跑到一座小山的山头,大声叫起来,故意把斯塔罗镇长吸引过来。

“啊,你在那里,我刚才还以为跟丢了呢!”斯塔罗镇长听到叫声,很快就发现了安德拉斯,他来到河边,和安德拉斯对望着。

“我没那么走运啊!”安德拉斯回答道,故意摇摇头。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到你那儿去。”斯塔罗镇长说。他四下寻找过河的路。

“像我这样跳过来就行了,”安德拉斯说,“很简单的!”

“这条河这么宽,我跳不过去啊,不知道你是怎么跳过去的?”镇长问道。

“跳过来有什么难的,都不值一提,拉普兰最没用的人都能轻而易举地跳过来。你不会告诉我,你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吧?”安德拉斯故意用激将法激他。

斯塔罗镇长听了,气得脸都涨红了,这正是安德拉斯要的结果。斯塔罗镇长决定一试,他高高地一跳,当然,没能跳到对岸,而是落入了河里。

这并不要紧,斯塔罗镇长游泳技术不错,他可以游过去,但安德拉斯趁着他跳起的时候,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弓和箭,瞄准他射过去。他瞄得很准,但是镇长这一跳跳得很高,箭从他两脚之间穿了过去。安德拉斯又紧接着射了第二箭,直接瞄准他的额头,这次也没射中,箭从他食指和拇指间穿了过去。于是安德拉斯又对着他的头部略高一点的地方射了第三箭,这次镇长没能幸免,箭射进了他的肋骨间。

虽然这一箭是致命的,但是镇长没有立刻死去,还是坚持游到了岸上。他爬上岸,瘫倒在沙滩上,缓缓地对安德拉斯说:“安德拉斯,在我死之前,答应我一件事,好吗?我想请你给我风光大葬,等到我进了坟墓之后,你可以到我的船上去,就在峡湾的那头,我的东西你随便拿走好了。至于我的狗,你可以杀了它,但是,我求你饶我儿子一命。”

说完,他就死了。

安德拉斯坐着自己的船穿过峡湾,找到了镇长的狗和儿子。他一拳就把那只既凶恶又令人讨厌的狗打死了。为什么要把狗打死呢?这是因为人们盛传,如果斯塔罗的狗舔了他死去主人伤口流出来的血,他的主人就会复活,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真正的斯塔罗无时无刻不带着他的狗的原因。但是,镇长只是半个斯塔罗,他追安德拉斯到河边的时候,忘记了带他的狗,所以狗也没能够及时舔血让他复活。为了不让镇长有机会复活,所以安德拉斯必须把狗杀死。

至于那艘船,安德拉斯就任由它漂在水上,随便它漂去哪里,然后他自己就跑回了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