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不解的魔法 (1)

从前有个国王,他热爱自己的臣民,也受臣民的拥戴。他过着非常快乐的生活,却对结婚之事极其反感,丝毫没有想谈恋爱的打算。臣民恳请他结婚,他最终答应试一试。可到目前为止,由于他对所见到过的任何女人都没产生过兴趣,所以他决定出去旅行,希望找到一个能让他爱上的女人。

他理顺了国事,在一个不太聪明但很有见识的侍从的陪同下出发了。通常情况下,这两个人是最佳旅伴。

国王走访了几国,一直尽力去恋爱,结果徒劳无益。两年旅行结束了,他也准备回到自己的国家,心情跟出发时一样地轻松。

正当他骑马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时,突然听到人所能想象得到的最可怕的猫叫声。那声音越来越近,最后主仆二人见到一百只西班牙猫穿梭在旁边的树林里。它们一个紧靠着一个,而且走的是同一条小道,以至于用一件披风就可以轻松地把它们给罩住,在后面紧追不放的是两只巨大的猿猴。这两只猿猴身着紫色制服,脚穿着人所见过的最为漂亮、做工最精细的筒靴。

猿猴骑在健壮的大驯犬背上,一边扬鞭驱使它们急赶猛追,一边不停地吹着刺耳的小玩具喇叭。

国王和侍从静静地站立着,观看这场奇怪的狩猎,跟踪者是二十多个小矮人,一些骑在狼背上,另一些骑在拴着皮带的猫背上。跟猿猴一样,这些小矮人也是一身紫色制服。

不一会儿,一位漂亮的年轻姑娘骑着老虎出现了。她从国王旁边一掠而过,丝毫没有留意到他,可国王却立刻迷上了她,心也立刻随她而去。

让国王非常高兴的是,他见到一个掉队的小矮人,于是立刻向他打听。

小矮人告诉他,刚才他见到的那位姑娘是穆瑅诺莎公主,是主仆二人现在所在国的公主,同时还补充道,公主很喜欢狩猎,此刻正在追赶兔子。

国王接着又打听去王宫的路,得知后匆匆赶了过去,两三个小时后就到达了王宫。

他一到达,就去面见国王和王后。他一报上自己的名字和国家,就受到了热情的接待。没过多久,公主回来了。一听说狩猎很成功,父王把她赞许了一番,可公主却一句话也没答理他。

她的沉默让那位对她心仪的国王很是惊奇,而她在整个晚餐期间没说过一句话,这更让他惊讶。有时,她似乎准备说话,但她父母总是把话题接了过去。然而,沉默并没有减少国王对她的爱慕之情。夜里,当国王回到自己房间就寝时,他向忠诚的侍从吐露了自己的心声。不过,侍从对国王的恋情不仅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反倒竭力表现出自己的失望。

“可你为啥感到不安呢?”国王问道,“难道公主没有漂亮到人见人爱的地步吗?”

“她的确很漂亮,”侍从回答道,“但是真正的爱情和幸福却不只要求漂亮。说实在的,陛下,”他补充道,“在我看来,她的表情非常冷酷。”

“那是自尊和高贵,”国王说道,“没有比她更适合的。”

“高贵也好,冷酷也罢,随您怎么看,”侍从回答道,“但是在我看来,她选择凶残地伤害生灵作为娱乐活动,这似乎说明一种凶狠的本性。我还认为,从她被谨慎阻止说话来看,这里面一定有可疑之处。”

侍从的话饱含着见识,不过反对只会增强男人心中的爱意,特别是不容他人反驳的国王。第二天,国王就向公主求婚去了。他的请求被接受了,但附带两个条件:

第一是婚礼必须在第二天举行;第二是在公主成为他的妻子之前他不能和她说话。尽管侍从极力反对,但国王却全都答应了下来,结果在婚礼上国王听到新娘说的第一个字是“是”。

公主刚结婚,就再不检点自己了,她的侍女们经常遭来一些粗俗的骂语,就连国王也未能幸免。好在他的脾气温和,加上很爱她,因而耐着性子忍受。完婚几天后,这对新婚夫妇就起程回到属于他俩的国家。

侍从的担心终于得到了有力的证实,国王在吃尽苦头后也发现了这一点。这个年轻的王后,弄得宫廷上下都讨厌她到了极点。她的恶意和坏脾气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不到一个月,她就成了远近皆知的恶妇。

一天,她骑马外出,遇到一个可怜的老妇人在路边行走。老妇人行了个屈膝礼后继续往前走,王后却让她停下来,厉声喝道:“你这无礼之人,难道不知道我是王后吗?你怎敢给我行屈膝礼时草草了事?”

“王后,”老妇人回答道,“我没学过正规的屈膝礼,但却丝毫没有不尊敬您的意思。”

“什么!”王后尖叫道,“她竟敢顶嘴!把她绑到我的马尾巴上,我这就带她到城里最好的舞蹈家那里去学行屈膝礼。”

老妇人尖声乞求宽恕,但是王后根本就听不进去。当老妇人告诉她自己有仙子保护时,王后还嘲弄她。最后,老妇人被绑起来了。当王后策马前进时,马就像变成了铜像,一动不动,怎么打也没用。与此同时,绑着老妇人的那条绳子变成了一个个花环,而她本人也变成了一个高大端庄的女子。

她轻蔑地看着王后,说道:“你这坏女人,根本不配做王后。我早就听说过有关你的事,但不知是否属实,于是就亲自来判断。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怀疑了,你一会儿就知道仙子是不可以随意嘲弄的!”

说着,浦拉斯达仙子(这是她的名字)吹了一声小金哨,一辆由六只漂亮的鸵鸟拖着的拖车出现了。里面坐着仙子女王,由另外十二位骑龙的仙子护驾。

浦拉斯达仙子向她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仙子女王赞同她所做的一切,提议把穆瑅诺莎变成铜像,就像她的马一样。

然而,生性十分善良、温柔的浦拉斯达,恳求仙子女王从轻处罚。最后,决定罚穆瑅诺莎终生做浦拉斯达的仆人,除非她生个孩子来顶替自己。

国王获知妻子的命运,只得顺从,因为他对此无能为力,也就只好这样。

仙子们随后一个接一个地离去,浦拉斯达带上自己的仆人回去了。回到宫后,她对穆瑅诺莎说道:“按理说,你必须干下贱活儿的,但考虑到你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这突然的变化对你来说太大了,所以就只让你认真打扫我的房间,清洗、梳理我的小狗就行了。”

穆瑅诺莎知道不顺从是没有用的,于是二话没说,就按吩咐做事去了。

过了些时间,她生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当她产后痊愈,仙子就她过去的行为把她教训一番,让她答应以后要规矩些,然后派人把她送回到了丈夫身边。

现在,浦拉斯达全身心地监护起小公主来,还焦急地考虑着该邀请哪些仙子做小公主的教母,从而为自己的养女获得最好的恩赐。

最后,她确定了两位十分善良、开朗的仙子,还邀请她们参加小公主的洗礼宴会。宴会刚结束,金边红丝帘水晶小摇篮中的婴儿就被送到她们的面前。

小家伙冲着两位仙子笑得非常甜美,她俩于是决定要竭尽所能帮她。她们开始叫她格拉齐耶拉。浦拉斯达说道:“亲爱的姐妹们,你俩知道,我们中间很常见的恶意和惩罚形式包括,把漂亮变成丑陋、把聪明变成愚昧,更常见的是完全改变人的模样。现在,因为我们一人只能赐予一份礼物,我认为最好的方案是你俩一个送她美貌,另一个送她良好的鉴别力,而我力保她永远不会被变成别的模样。”

两个教母对这么做十分赞同。她俩给小公主馈赠完礼物后,就回家了。浦拉斯达一心扑在小孩的教育上,她做得非常成功,小格拉齐耶拉也长得十分可爱,她还是个小孩时,就已经小有名气。一天,让浦拉斯达惊奇的是,仙子女王在一个庄重、严肃仙子的陪同下突然来访。

女王发话问罪:“你对穆瑅诺莎的处理让我很是惊奇。她侮辱过我们整个族类,因此罪有应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宽恕她对你犯下的错误,但却不能宽恕她对别人犯下的罪责。她跟你在一起时,你待她过分仁慈。我现在来,就是要报复她的女儿。你们已经保证过她可爱、聪明、不会变成别的模样,但我要把她关进一个施过法的监狱里,在她投入自己心爱之人怀抱前不得离开。我偏偏要力阻这种事情的发生。”

这个魔法监狱是海里的一座高塔,由各种颜色、形状的贝壳建造而成。底层像一个巨大的浴室,海水可以随意进出。一楼是装饰豪华的公主住宿区。二楼有书房、装满漂亮衣服和各种亚麻制品的大衣柜、音乐屋、堆满一箱箱上等好酒的厨房和贮藏室——各种果脯、夹心糖、小甜饼和蛋糕,样样新鲜得跟刚出炉似的。

塔楼的顶部设计得像个花园,里面有最可爱的栽满鲜花的花台、优质水果树、遮阳的乔木和灌木,无数小鸟在树枝上歌唱。

仙子们把格拉齐耶拉和她的家庭女教师波尼塔护送到了塔楼,然后骑上一头等候着她们的海豚离去。在离塔楼不远的地方,仙子女王将自己手中的魔杖一挥,召集了两千只凶残的大鲨鱼,命令它们严密守候塔楼,禁止任何人进入。

忠于职守的女家庭教师不辞辛劳,精心教育格拉齐耶拉。快成年的格拉齐耶拉不仅学业有成,还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女孩。

一天,公主站在阳台上,突然见到一个非同寻常的身影出现在海上。她赶紧叫来波尼塔,向她询问那东西是什么。看起来像个人,有一张浅蓝的脸和海绿的长发。他正朝塔楼方向游来,不过鲨鱼一点也没在意他。

“那一定是个美男鱼,”波尼塔回答道。

“你是说那是个男的?”格拉齐耶拉大声叫道,“那我们快下楼去门口那儿,靠近点看看他吧。”

当她俩站在门口时,那美男鱼停下来看着公主,还做出了很多赞美的手势。他的声音十分沙哑,见公主不明白他的意思,他索性只做手势。他带来了一只不太大的柳条篮子送给公主,里面装满了各种稀有贝壳。

她做了个“谢谢”的手势,然后收下了篮子。由于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随着公主转身就寝,美男鱼就跳回到海里去了。

只剩下她俩时,格拉齐耶拉对波尼塔说道:“好可怕的生物呀!为什么那些讨厌的鲨鱼竟让他靠近塔楼呢?我想是不是所有男子都长得像他那样?”

“不,不是的,”波尼塔回答道,“我想鲨鱼可能把他看成是某个亲戚了吧,所以没攻击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