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尤蒂和她的七个哥哥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妇生了七个男孩儿。孩子们从小就生活在旷野中,渐渐地,一个个长得高大而强壮。六个大点的孩子每天还要花点儿时间尝试着打猎,而最小的那个孩子对此却不屑一顾。相反,他每天都和妈妈待在一起。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还有一位阿姨,这群孩子都是她接的生。

一天早上,七个孩子要一块儿出远门去探险,他们对阿姨说:“亲爱的阿姨,如果妈妈今天生了个小妹妹,请您挥动一块白手帕,我们就会立刻回来。但是,如果妈妈生的还是男孩儿,就请您舞动一把镰刀,我们就继续做我们的事。”

当第八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阿姨发现她真的是个女孩儿。阿姨因为早就受够了那群男孩子的淘气,她觉得这可是个摆脱他们的好时机,于是她死劲挥舞着镰刀,不想让他们再回家来。七兄弟看见了挥舞的镰刀,于是哀叹说:“这下,我们没有回家的理由了。”随后,他们就朝着荒原深处走了。

小女孩很快就长成大姑娘了,朋友们都叫她(尽管她自己不知道)“把七个哥哥都赶跑的尤蒂”。有一天,尤蒂和伙伴们吵架了,年纪最大的那个伙伴对她说:“你妈妈真不该把你生下来!你不知道吗,自从你出生以后,你的哥哥们就只好到处流浪了。”

尤蒂没有理她,而是跑回家问妈妈:“我真的有哥哥吗?”“有,”妈妈回答她,“七个呢!不过,他们在你出生的那天就离家了。从那以后,我也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尤蒂说:“我要出去找他们,直到找到为止。”妈妈对她说:“乖孩子,他们走了有十五年了,谁也没见过他们。你怎么知道他们往哪儿去了呢?”“嗯,我一定能找到他们,东西南北,不管有多远,总有一天,我能找到他们。”这样一来,她妈妈也无话可说了,她给尤蒂准备了一匹骆驼,还有一些吃的,安排了一对黑人夫妇一路上照顾尤蒂。妈妈还在骆驼的脖子上挂了一片贝壳作装饰。一切安排妥当,妈妈就让女儿骑着骆驼出发了。

第一天,一切平安无事。但是,第二天早上,黑人对尤蒂说:“你下来,让黑人阿姨骑一会儿你的骆驼!”

“妈妈……”尤蒂大哭起来。

“怎么了?”她妈妈问道。

“巴尔卡不让我骑骆驼!”

“巴尔卡,别惹她!”妈妈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巴尔卡再也不敢了。

然而,第三天,他又对尤蒂说:“你下来,让黑人阿姨骑一会儿你的骆驼!”这次,尤蒂又大哭着喊妈妈,可是妈妈已经离太远了,听不见她的哭声。这时,黑人粗鲁地一把抓起尤蒂,扔到了地上,然后又对他的妻子说:“上来!”于是,黑人夫妇就骑上了骆驼,而尤蒂只好走路。尤蒂原以为可以一直骑着她的骆驼,现在却不得不光着脚步行,石头很快就磨破了她的双脚,鲜血直流。更糟糕的是,到了夜里,当黑人夫妇停下来歇息以后,尤蒂还要继续走路,因为她走得实在太慢了,总是被骆驼远远地甩在后面。

天亮以后,情形还是一样。小尤蒂累坏了,血还在不停流着,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哀求着黑人让她骑会儿,就一小会儿。但是,黑人根本不理会她,只是一个劲地叫她走快点儿。

后来,他们渐渐赶上了一支商队,黑人停下来问领头的,是否见过七个在附近打猎的年轻人。那人回答说:“一直往前走,到了中午,你们就会看到他们生活的城堡。”

听到这话,黑人拿起一些沥青,让太阳把它融化了,涂在尤蒂的脸上和身上,这样一来,她看起来也像个黑人了。然后,他又让妻子从驼背上下来,叫尤蒂骑了上去,小尤蒂当然对黑人千恩万谢。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她哥哥的城堡。黑人让骆驼跪在门口,以便尤蒂下来。然后,黑人就大声地叫门。

出来开门的是尤蒂最小的哥哥,其他几个都出去打猎了。他当然没法认出尤蒂,但他认识黑人夫妇,于是热情地迎接他们,又问道:“这个黑人小女孩是谁呢?”

“哦,她是你妹妹呀!”黑人夫妇回答说。

“我的妹妹?可是她怎么长得像木炭一样黑呢?”

“黑是黑了点儿,但她真的是你妹妹。”

小伙子没再多问,把他们带进了城堡,他自己则在外面一直等哥哥们回家。

看看四周没人,黑人小声威胁尤蒂:“要是你胆敢告诉哥哥们我让你走路,还拿沥青把你涂黑,我就宰了你!”

“噢,我一定什么也不说。”小女孩回答道,害怕得浑身直发抖。

就在这时,另外六个哥哥回来了。“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们,”最小的哥哥急忙迎接他们,“我们的妹妹来了!”

“胡说八道!”他们说,“我们没有妹妹,你也知道妈妈生的还是个男的。”

“但那不是真的!”小哥哥说,“你们瞧,那就是她!还有黑人夫妇。”“只是——她长得太黑了。”他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可是,他的哥哥们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半开玩笑地推开他。

“你好啊,老巴尔卡!”他们朝黑人打招呼,“我们怎么从来没听说,我们有个妹妹?”随后,他们都热情地和尤蒂互相问候。而这时,尤蒂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既高兴,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哥哥们。

第二天早上,七兄弟一致决定不出去打猎了。大哥把尤蒂抱到自己腿上,尤蒂就在那里帮大哥梳头,和他讲起了家里的事情,说着说着,大哥就哭了,泪水滴在她露出来的手臂上。而泪水滴落的地方,就现出一块白色的肌肤。大哥拿来一块布,轻轻擦拭着尤蒂的手臂,他发现尤蒂手臂的皮肤很白皙,和脸上的皮肤不一样。

“告诉我,是谁把你涂成这样的?”大哥生气地问道。

“我不敢说,”小女孩抽泣着说,“那黑仆会杀了我的。”

“怕什么!你有七个哥哥呢!”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她回答,“那黑仆把我从驼背上赶了下来,却让他的妻子骑着骆驼。路上的石头割破了我的脚,血流不止,我只好把脚缠了起来。后来,我们得知你们的城堡就在不远处,他又拿沥青把我全身涂成了这样。”

听到这里,大哥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拔出剑来,先砍了黑人的头,又把他妻子的脑袋给剁了下来。然后,他又端来了许多温水,帮妹妹洗了澡,直到她的皮肤又白又亮。

“啊!这样才像我们的妹妹!”他们都这样说,“那黑仆一定以为我们都是蠢蛋,会相信我们有一个黑皮肤的妹妹!”

接连两天,他们都待在城堡里。

到了第三天早上,七兄弟对妹妹说:“好妹妹,记住锁上城堡的门,只有这只老猫和你做伴了。千万不要吃它没吃过的东西!什么东西都让它先尝尝。七天后,我们就回来了。”

“记住了。”她答应说,然后把自己和老猫一起锁在了城堡里头。

到了第八天,兄弟们回家了。“怎么样?”他们问道,“着急了吗?”

“没有呀,我为什么要着急呢?大门锁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城堡里面还有七重门,第七重还是铁的呢,有什么好怕的?”

“没人会来害我们,”兄弟们说,“因为他们倒是很怕我们。不过,妹妹,为了你自己的安全,我们拜托你,在做任何事之前,请记得向老猫求教,它可是从小就待在这里面的。千万不要把它的话当做耳旁风!”

“好的,”尤蒂回答道,“不管吃什么我都分给它一半。”

“好极了!一旦你遇到什么危险,老猫就会来告诉我们——只有精灵的老猫和飞过你房间窗户的鸽子才知道,应该到哪儿找我们。”

“我可是头一次听说‘鸽子’,”尤蒂说,“怎么我以前从没听说过?”

“我们总是给它们留够七天的水和食物,”兄弟们回答。

“啊,”尤蒂叹着气,“要是我早知道,一定会喂它们新鲜的食物,还有刚刚打出来的水。放了七天,再好吃的东西也变坏了。我以后每天喂它们,不是更好吗?”

“那当然更好了,”他们说,“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好好对待老猫和鸽子的,就像你对我们自己一样。”

“放心吧!”女孩儿答应道,“我会把它们当做哥哥一样好好照顾它们的!”

当晚,七兄弟就睡在城堡里,可是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背着武器,骑着马,朝着打猎的地方驰去,他们还边走边对着尤蒂喊道:“我们回来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好!”她回喊道,小心翼翼地把门锁好,一直锁了整整七天。到了第八天,和往常一样,哥哥们回来了。他们和尤蒂一起过了一个晚上,吃过早饭后又离开了。

哥哥们一走,尤蒂就开始打扫房子,她看见尘土中有一颗豆子,于是就把豆子给吃了。

“你在吃什么呀?”老猫忙问她。

“我没吃什么呀!”尤蒂说。

“把嘴巴张开,让我瞧瞧!”

尤蒂张开了嘴巴,老猫问:“为什么没分给我一半?”

“我忘了,”她回答,“但是这里有这么多豆子,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不,那可不行!我就要那颗豆子的一半!”

“可是,现在怎么给你呢?我说了,我已经把它吞下去了。我可以帮你烤很多很多豆子。”尤蒂对老猫说。

“不干!我就要那半颗!”老猫坚持说。

“唉!你想干吗就干吗。滚开!”尤蒂生气地大声说。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