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美人鱼的儿子汉斯 (1)

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叫巴斯摩斯的铁匠,他过着十分贫困的生活。他很年轻,长相英俊,身体健壮,可是他有很多孩子,而打铁的生意也赚不了多少钱。不过他工作很勤奋,平日里当他的铁铺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他就会出海去打鱼,或是到海滩上捡捡废品。

一天天气不错,他独自驾着小船出海捕鱼,可是那天他没有回家,第二天也没有,人们都以为他淹死在海里了。然而第三天,巴斯摩斯又重新回到了岸上,他的小船里装满了鱼儿,条条都又肥又大,那些鱼是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一点事儿都没有,不饿也不渴。他告诉大家自己碰上了一阵雾,找不到陆地。至于这三天他是怎么过的,到哪里去了,他什么也不说。

六年后人们才知道,原来他是被深海里的一条美人鱼捉住了。他不在家的三天里就是在她那里做客的。从那次以后,他再也不出海捕鱼了,因为每次他到海滩的时候总是能拾到很多海浪冲上来的东西,其中不乏各种珍贵的物品。那时候,法律允许人们随心所欲地拿走他们拾到的东西,于是铁匠一天天地富裕了起来。

自从上次铁匠出海后,已经过去七年了。一天早晨,当他在铁铺子里修一把犁的时候,一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走到他面前说:“你好,爸爸。我的美人鱼妈妈让我来问候您,她说她已经养了我六年了,接下来轮到您继续抚养我了。”

他长得实在不像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他看上去足足有十八岁,甚至比一些十八岁的小伙子还高大健壮。

“你要吃片面包吗?”铁匠说道。

“哦,好的。”汉斯说,那是他的名字。

于是,铁匠让自己的妻子为他切一片面包。她照做了,男孩一口就吃完了,然后又走到他父亲的锻铁台旁。

“你吃饱了吗?”铁匠说。

“没有,”汉斯说,“面包太少了。”

于是铁匠就进屋拿出了一整条面包,切成两半,涂上黄油和奶酪递给汉斯。不一会儿男孩又来到了锻铁台前。

“现在你吃饱了吗?”铁匠说。

“没有,还差得多呢,”汉斯说,“我得找个更好的地方,我发现在这里我永远没法吃饱。”

汉斯请父亲给他打一根铁棍子,打好以后他想马上就离开。

“它必须是铁做的,”他说,“而且一定得结实耐用。”

铁匠给他打了一根常人用的铁棒,但是汉斯轻易地就用手指掰弯了,看来这不行。接着铁匠又拖来一根有马车柱子那么粗的铁棒,但是汉斯用膝盖一顶,它就像稻草一样被折断了。铁匠最后搜罗了他所有的铁,让汉斯捧着站在一旁,这样铁匠帮他锻造出一根比铁砧还重的棍子。汉斯拿到做好的铁棍,对他说:“非常感谢,爸爸。这个就算我从您这儿继承的财产吧。”说完,他拿着铁棍,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程。而铁匠也非常高兴,心想总算在这个儿子还没吃光家里所有的东西之前摆脱了他。

汉斯先来到了一个大农场,当时农场主正好站在田里。

“你去哪里啊?”农场主问道。

“我正在找一个地方,那里需要强悍的人,而且有很多东西给我吃。”他说。

“好吧,”农场主说,“我这个季节一般会雇二十四个人,但是今年只找到了十二个,所以你可以留在我这里。”

“太好了!”汉斯说,“做十二人的活对我来说很容易,但是我必须也得到十二个人分量的食物。”

农场主同意了,就把汉斯带去了厨房里,告诉女仆说这个新来的人要吃和其他十二人一样多的食物。大家找了一口大锅供他当碗用,又给他一把长柄勺,好让他从里面舀食物。

汉斯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他当天什么事都没有做,只是吃光了他的晚饭——那可是一大锅的荞麦粥,他吃了个锅底朝天,这才勉强觉得饱了。这时他说他可以睡觉了,于是就上床睡觉了。他这一觉睡得又香又长,当其他人都已经起床开始工作的时候,他还在熟睡。农场主也一早就起床了,他十分好奇新来的那个能吃十二份食物也能干十二份工作的人到底会表现得怎么样。

但是到了太阳已经高高挂在空中的时候,汉斯还是不见踪影,于是农场主亲自去叫他起床。

“起床啦,汉斯,”他喊道,“你睡的时间太长了。”

汉斯这时才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说:“是的,您说得对,”他说,“我必须得起来吃早饭了。”

于是他起了床,穿上衣服,走进厨房,拿起了他的那锅粥一口气就喝完了,接着他便问有什么活可以干。

农场主说他那天分配的活儿是打谷脱粒。其他十二个人已经在忙着做了。总共有十二个打谷场,那十二个人用了其中的六个——每两个人用一个。汉斯得一个人将其他六个打谷场上的谷子打完。

他走到谷仓拿了一把连枷,然后看看周围的人怎么做,也跟着做起来了。但是他只一下就把连枷打碎了。谷仓里挂着许多根连枷,汉斯拿了一根又一根,但是它们的下场全都一样,都在汉斯打第一下的时候就变成了碎片。他只好环顾四周,寻找其他可以用的东西。他先在附近找来了两根很粗的犁柄,接着又看见谷仓大门上钉着一张马皮。他便用马皮将两根犁柄连在一起,做成一个连枷。一根犁柄用来做把手,另一根用来打谷。但是谷仓实在是太矮了,他没有地方扬起连枷,而且地面也太小了。不过汉斯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他一下子掀起了谷仓屋顶,把它堆在旁边的地里。然后,他把谷子全部铺在场上,一块儿脱粒,很快就脱完了。在其他五个谷场也如法炮制。不到中午,就脱完了农场主所有的谷子。被他脱完谷的黑麦、小麦、大麦和燕麦都混在一起。事情做完以后,他又把谷仓屋顶重新盖上,好像是给一个盒子盖上盖子一样。接着便进屋去告诉农场主他的活儿已经干完了。

农场主一听大吃一惊,他走出去想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果然,一点不假!但是他并不高兴,因为他看见所有的谷物都混在一块儿了。然而,当他看见汉斯用的连枷,并知道他是怎么为他自己找到地方脱谷的时候,他着实有些害怕。所以他什么都不敢说,只是说他打谷打得很好,不过还要再清理一下。

“那是什么意思啊?”汉斯问。

于是农场主向他解释说,谷子和谷糠必须要分开,但是现在它们都混在一起,堆得高高的直入云端。于是汉斯就着手去解决这个问题,开始的时候他只拿了一点仔细地在手心里分,但是一会儿他就发现这样做没有用。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个点子,他打开谷仓两边的大门,趴在一边的地上使劲地吹气,于是比较轻的谷糠就飞了出去,像沙丘一样堆在了另一边的门外,这样剩下的就全是谷子了。接着他就向农场主汇报了他刚才所做的事情。农场主说那很好,今天没有要他做的事情了。于是汉斯就离开谷场去了厨房,放开肚子大吃了一顿。接着他就睡了一个午觉,一睡就睡到了晚饭时间。

与此同时,农场主十分郁闷,他向妻子抱怨,叫她帮自己找个办法摆脱那个强悍的家伙,因为他自己不敢叫他走。于是妻子叫来了管家,商议好第二天所有人都得去森林里砍柴,他们立了一个协议,最迟一个拿着柴火回家的人就要被砍头。他们想一定很容易就能让汉斯丢了性命,因为可以让其他人提前上路,而汉斯一定会睡过头。于是到了晚上所有人就在一起商量好要第二天早一点进树林。因为明天的工作很辛苦,路途也很漫长,所以为了寻开心,谁最后一个回来就绞死谁。汉斯也没有反对。

第二天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其他十二个人就启程了。他们带走了最好的马和马车进了林子。然而汉斯却躺在那里继续睡觉,农场主说:“就让他睡吧。”

最后汉斯终于意识到是时候吃早饭了,所以他就起床穿好了衣服。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吃早饭,然后才出门准备马和马车,而其他人已经把好的东西都带走了,于是他费了很大劲才把四个不同大小的轮子装到一辆破旧的马车上。除了两匹老马之外,他再也找不到其他马了,而且他也不知道具体地点在哪里,于是他只能跟着其他马车的车痕往前走,这样不至于走错地方。来到森林的大门时,他不小心把门弄碎了,他从地上捡起一块七尺宽、七尺长的大石头放到了缺口处,接着继续向前走,找到了其他人。他们尽情地嘲笑了他一番。他们都是从黎明起就开始干活了,这时候已经在彼此的帮助下砍好树,往车上搬了。不一会儿,除了一辆车子外,其余的车子上都装满了木材。

汉斯拿了一把樵夫的斧头去砍树,但是他一下子就把斧头砍坏了,斧柄也砍断了。于是他把斧头放了下来,用手抱住树,然后用力地连根拔起,再扔上了马车。接着他如法炮制地一棵接着一棵地将树拔起,装到车上。其他人都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种奇怪的伐木法。不过很快他们就清醒过来,赶紧加快了进度。当那十二个人把他们的最后一车装满以后,他们就赶着马车往回走,争取第一个到家。

汉斯完成了工作后,他就把那两匹老马套到了车上。但是马儿动不了窝。汉斯很发愁。他只好又给马卸了套。他拧了一根粗绳子,将马车连同车上的树一起捆绑起来,然后把它们背在背上往回走,两匹老马被缰绳拉着紧跟其后。不一会儿,他就到了山门。他发现所有的马车都停在那里,被缺口处的大石头挡住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