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寓言故事

寓言小故事:名伶奇案

寓言小故事:名伶奇案,富含教训意义和深刻道理,您能够通过本文简单的小故事学习体会到,希望小朋友在听故事的同时,学习到日常生活的道理。

戏班临时改了戏

民国期间,北平警察局探长黄卯是有名的戏迷。一日,他听说城里有家叫春满园的戏班最近新请的两位伶人唱功了得,当即换上便装,赶往春满园。春满园的老板郑达看到黄卯赶来,急忙迎向上座。上半场演的是《贵妃醉酒》,只见台上的杨贵妃朱唇轻启,马上就有一股婉转妩媚的音调飘洒出来。黄卯低声问身旁的郑达:“这女子是何来头?”郑达道:“此女子叫秦芷兰,师从京剧名伶张苑青。和她的丈夫李正秋是咱小园子的台柱子呢。”“那她丈夫呢?”戏演到一半还不见李正秋上台,黄卯显得有点急。“她丈夫平日里演的是老生,昨日害了伤寒,嗓子哑了,正躺在床上养嗓子。”“哦!”黄卯有丝遗憾。《贵妃醉酒》唱完,秦芷兰退到后台换衣服,准备演下一场。下半场的戏名是《断桥会》,秦芷兰演白素贞寻许仙那段,差不多等了一顿饭的工夫,秦芷兰才出场。幕布一掀,戏台中的秦芷兰似乎有点慌乱,黄卯侧耳一听,竟然不是《断桥会》中的段子,看演员衣着,才知道这出戏演的是《梁红玉》。“怎么回事?”黄卯不解地问。郑达解释道:“北平的冬天实在太寒冷,演员的嗓子很容易就冻坏,刚才秦芷兰在后台说她嗓子似乎哑了点,不适合唱《断桥会》,要求改成《梁红玉》,还请黄探长您见谅见谅。”黄卯没说什么,后半场黄卯仍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这场戏演员的嗓音似乎和第一场戏有所不同,问题具体出在哪方面,黄卯也说不上来。秦芷兰的精神状态似乎也没有第一场戏好,好几次竟然跟错了调。这出戏唱完后,黄卯辞别郑达,往家里赶去。

台柱子突然被杀

黄卯刚到家,楼下的电话就响了,是警局打来的,说春满园出了命案!黄卯转身赶回春满园。戏班人马的居住地都是临时租来的房子。除了台柱子夫妻两人一个四合院外,其他的演员都租在同一个院子里。这起命案就发生在夫妻名伶租住的四合院里,死者是秦芷兰的丈夫李正秋!出事的院子离戏院走路就十来分钟,秦芷兰赶着回家照顾生病的老公,连油彩妆都还没卸下来就往家赶去。一推开门,映入秦芷兰眼帘的是,屋里翻箱倒柜的一片狼藉,李正秋横卧在床上,脖子上插着一支铜簪子……秦芷兰大喊着:“杀人了!杀人了……”郑达把秦芷兰的话复述一遍给黄卯。案发现场并没发现多少线索,黄卯调查了戏院众人,也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之后,黄卯去向秦芷兰询问事情,秦芷兰悲痛异常,还是穿着戏服,脸上的戏妆也没有抹掉。黄卯问秦芷兰:“你和你丈夫有没有什么仇人?”秦芷兰沙哑着喉咙答道:“小女子是山东聊城人,自幼学习京剧……”寥寥几句就介绍完毕了。对于丈夫李正秋,她说得更少,“要说的都说了,黄探长啥时能破案?”秦芷兰问。黄卯叹了一口气,命人把秦芷兰送回家。

两天过后,黄卯还是没有查出一点头绪来。他拧着眉头在局里来回踱步,突然他大叫一声,嘟哝道:“差点儿就让凶手给得逞了!来人哪!”他把手下最为得力的一个警员叫到跟前,交代一番就自个儿悠闲去了。这天,秦芷兰突然差人到郑达处要包银,说想回老家聊城。起初,夫妻俩刚来戏园的时候,曾跟郑达说,现在世道很乱,包银他们带在身旁也不安全,就先存放在老板那,郑达答应了。这回,秦芷兰提出要回包银,郑达当即悉数取回,物归原主,秦芷兰拿到包银后,提了个行李箱就向火车站奔去。没想到还没上火车,就被警察带回警察局,黄卯见了秦芷兰,笑道:“你就不想亲眼看到杀你丈夫的真凶落网吗?”秦芷兰冷笑:“这都多少天了?你们有抓到凶手一根寒毛吗?”黄卯不想和这个女人再犟下去,他说:“你就是那个凶手!”之后,他把推论娓娓道来。从尸体检验看来,李正秋除了脖子上的伤口,身体其他地方完好无损。堂堂一个七尺男儿正当而立之年,竟然被凶手一簪致命,现场并没有打斗痕迹,凌乱的场面也是李正秋被杀后凶手所为,这样就显然看出,凶手和李正秋很熟,只有这种关系,才能让凶手轻易得逞;再则,一对平日里恩爱的夫妻,为何在丈夫遇害后竟然不理后事,丈夫的尸体还在警局里放着,她竟一个人想远走高飞?秦芷兰哈哈狂笑两声,狠狠说道:“我来回答你的疑点!第一,我丈夫是生病卧床,四肢无力,如果遇到武艺高强人士的袭击,很可能会出现一簪致命的后果;第二,我完全不信任你,我早就知道我有现在的下场,要是抓不到真凶,你们肯定要抓一个替罪羊去领功劳,而这个替罪羊就是我!黄探长,你说是我杀了丈夫,你能告诉我,我的作案时间在哪里吗?”秦芷兰挑衅地望向黄卯。一语惊醒梦中人,从验尸结果来看,到发现尸体为止,李正秋至少死了八个时辰以上,而那段时间里,秦芷兰正在台上表演,根本没可能回去杀死李正秋!黄卯气得满脸通红,他叫道:“我总有办法让你开口,来人哪,动刑!”两个男人走来,架起愣在一旁的秦芷兰往刑房走去。刚抽了几鞭子,秦芷兰衣服领子上的纽扣掉了,警察这时就发现了疑点:秦芷兰竟然有喉结!到此时,秦芷兰怕再受刑,便招了。

师弟冒充师姐

在聊城时,秦芷兰有个小师弟叫马瑞三,一块儿长大,两人不但身材长相相似,而且一块儿登台表演。秦芷兰拜张苑青为师苦学京剧的同时,马瑞三拜了石月梅为师。只不过马瑞三品行不端,其人好赌,后来被石月梅赶出门外,马瑞三自暴自弃,混迹于黑市赌场,欠下了一屁股赌债。秦芷兰后来遇上了李正秋,两人结为百年之好。看到心上人嫁给了别人,马瑞三憋了一肚子的火,他上门纠缠不休,为了躲避师弟的纠缠,秦芷兰和丈夫辗转去了全国各地,没想到两人名气太大,马瑞三总能追踪到秦芷兰。这次,趁秦芷兰上台演出之际,他回到四合院里,求李正秋离开,被再三拒绝后,马瑞三抽出随身携带的铜簪子,猛地刺死了病床上的李正秋。他本来想立即潜逃,但想到师姐肯定会猜到是自己干的,于是大着胆子去戏院找秦芷兰。马瑞三很快找到后台秦芷兰的换衣间。两人发生争执,马瑞三掐死了秦芷兰,并把她的尸体藏在放戏服的箱子里面。杀了两条人命的马瑞三此刻异常冷静,他决定冒充师姐,直到拿到包银远走高飞。主意打定后,他换好戏服,画好脸谱就立马出场了,因为很久没有演出,出现了点小失误……黄卯听完,说:“张苑青和石月梅同为京剧名伶,但他们所属的派系却不同。《断桥会》和《梁红玉》分别是他们的代表之作,试问有哪个宗派弟子会在舞台上出演其他门派的代表作呢?也正是你的临时改戏,才让我起了疑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