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失去的时间

从前,有个小男孩,名字叫皮叶强。他在第十四小学三年级读书。他的功课总是跟不上,语文、算术不及格,连音乐的成绩也是个“差”。

在第一学期,他说:“来得及。下学期,我准赶上你们。”

到了下学期,他又指望在第三学期把功课补上。就这样,他老是往后推呀,推呀,老是落后,落后,自己心里却一点也不着急,光说“来得及,来得及”。

有一天,皮叶强上学去,跟平常一样,又迟到了。他跑进存衣室,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扔,嚷道:“娜塔莎阿姨!给您,我的大衣!”

娜塔莎阿姨在挂衣架后面问道:“谁在叫我?”

“我,皮叶强,”男孩子回答。

“今天你嗓子为什么这么哑?”娜塔莎阿姨问道。

“我自己也觉得奇怪,”皮叶强回答,“不知怎么回事儿,忽然嗓子就哑了。”

娜塔莎阿姨从挂衣架后面走出来,看了皮叶强一眼,不由得大叫一声:“哎呀!”

皮叶强也吓了一跳,问道:“娜塔莎阿姨,您怎么啦f’

“还问我怎么啦!”娜塔莎阿姨回答您说您是皮叶强,其实您大概是皮叶强的爷爷。”

“我怎么会是爷爷?”男孩子问道,“我是皮叶强,三年级学生。”

“您自己照照镜子!”娜塔莎阿姨说。

男孩子一照镜子,差点吓了个跟头。皮叶强看见,他变成一个脸色苍白、又瘦又高的大老头子。他长出两撇胡须和一把浓密的络腮胡子。一条条皱纹,像网子似的罩在他脸上。

皮叶强瞧着镜子里的自己,瞧着,瞧着,大胡子一个劲儿发抖。

他粗声粗气地喊着:“妈呀!”从学校里飞奔出去。

他边跑边想:“要是妈妈不认识我,就糟了!”

皮叶强跑到家门口,按了三下电铃。

妈妈给他开了门。

她望着皮叶强,一声也不响。皮叶强也不吱声。他支棱着大络腮胡子,站在那儿,几乎要哭出来了。

“老爷爷,您找谁?”过了半天,妈妈问道。

“你不认识我啦?”皮叶强喃喃地说。

“对不起,我不认识您。”妈妈回答。

可怜的皮叶强只好转过身子,朝眼睛看得见的地方走去。

他边走边想:“我是一个多么孤单的、不幸的老头儿!我没有妈妈,没有儿子,没有孙子,没有朋友……最不幸的是,我什么也没来得及学会。真正的老头儿,要么是博士,要么是专家,要么是科学院院士,要么是教师。可我只上到小学三年级,谁需要我呢?我连退休金都领不到,因为我只学习了三年,而且还尽得二分和三分!

“我怎么办呢?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儿!我这个可怜的小孩儿!这可怎么得了呢?!”

皮叶强就这样一面想一面走,一面走一面想,不知不觉出了城,进了一座森林。天还不太黑,他在森林里走了一段路。

“最好休息一会儿。”皮叶强想道。他发现旁边的松树后面有一栋小白房子。皮叶强走进房子里去,主人不在家。屋子当中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挂着一盏煤油灯。桌子周围有四个発子,一个大挂钟在墙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墙角里堆着一大堆稻草。

皮叶强躺到稻草堆上,把身子埋在稻草里,觉得暖和了一些。他悄悄地哭了一会儿,用胡子擦干眼泪,就睡着了。

皮叶强一觉醒来时,屋里很亮,吊在桌子上面的那盏煤油灯闪亮着。四个小孩——两个男孩子、两个女孩子围桌坐在那儿,桌上放着一个镶铜边的大算盘。这四个小孩嘴里嘟嘟嚷囔的,正在算账。

“两岁,加五岁,再加七岁,再加三岁……这是您的,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这是您的,奥尔加?卡皮托诺夫娜;这是您的,马尔法?瓦西利耶夫娜;这是您的,潘切列依?扎哈洛维奇。”

这是哪儿的小孩?为什么他们都皱着眉头?为什么他们都像老头儿、老太太一样,唉声叹气,呼哧呼嘛的?为什么他们彼此称呼对方的名字和父名?他们半夜三更到这林中小屋里来开会,为的是什么?

皮叶强屏住气,一动也不敢动,竖起耳朵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他们的话使他感到非常害怕。

原来坐在桌前的四个人,不是普通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而是心狠手辣的妖术师!世上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总是白白地浪费时间,他就会不知不觉地变老。凶恶的妖术师们了解到这情况后,就开始找那些白白浪费时间的小孩。妖术师们抓到皮叶强,还抓到一个小男孩和两个小女孩,把他们变成了老头儿、老太太。四个可怜的孩子自己都没有觉出来,怎么一下子就老了——要知道,一个白白浪费时间的人,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快就老了。妖术师们把四个孩子失去的时间偷去,归自己了。于是四个妖术师变成了小男孩、小女孩,四个小孩变成了老头儿、老太太。

这可怎么好?

难道说,四个孩子不能再挽回失去了的青春吗?

妖术师们算完了时间账,已经想把算盘收到抽屉里了,可是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不让收。他拿起算盘,走到大挂钟前,把指针转了几转,又拉了几下锤坠,听了一会儿滴答声,然后又拨动算盘,算了起来。他嘴里念念有词地计算着,一直计算到挂钟显示出午夜的时间。这时,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又把账重新核对了一遍,低声对另外三个妖术师说:“你们知道吗?今天被我们变成老头儿、老太太的四个小孩,还能返老还童。”

“怎么?”三个妖术师惊叫道。

“我马上讲给你们听。”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回答。

他摄手跃脚地走出屋,绕小房子转了一圈,察看过周围的动静,然后回到屋里,闩上门,又用一根小棍儿捅捅稻草堆,吓得皮叶强像只小老鼠似的屏息不动。

幸亏这时煤油灯的光不太亮了,屋里昏昏暗暗的,所以妖术师们没有发现皮叶强。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把那三个妖术师叫到自己跟前,压低声音说:“可惜世上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论遇到什么不幸,都能想法化险为夷。如果被我们变成老头儿、老太太的那四个小孩,明天能够彼此找到一起,半夜十二点四个人一块儿到我们这儿来,把大挂钟的指针往回转七十七圈,他们就能重新变成小孩,同时,我们也就完了。”

妖术师们沉默了片刻。后来,奥尔加?卡皮托诺夫娜说:“这,他们怎么能知道呢?”

潘切列依?扎哈洛维奇喃喃地说:“半夜十二点,他们来不了的。迟到一分钟,不就没有用了嘛!”

马尔法?瓦西利耶夫娜嘟嘟囔嚷地说:“他们怎么来得了呢!这四个懒学生,连数到七十七都不会,一数就得数错。”

“话虽然这样说,”谢尔盖?符拉基米洛维奇说可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万一那四个孩子到了这儿,只要他们的手碰到挂钟,咱们就不能动弹了。好啦,现在不要浪费时间,咱们去干活儿吧!”

四个妖术师把算盘收进抽屉里,像小孩一样,连蹦带跳地走了,但同时又像老头儿、老太太一样唉声叹气,呼哧呼哧的。

皮叶强等妖术师们的脚步声在森林里消失后,赶紧逃出小房子。这回,他可不敢再浪费时间了,他匆匆忙忙地隐蔽在树木后面,跌跌撞撞地向城里跑去,去找那三个变成了老头儿、老太太的小学生。

城市还在酣睡。窗户里面没有灯光,大街上空无人迹,只有几个民瞀在站岗。眼看天亮了,头几辆电车叮叮当当地开了过去。皮叶强好容易看见一位老太太,她手里提一个大篮子,慢慢吞吞地在大街上走着。

皮叶强跑过去,问道:“老奶奶,请您告诉我,您是小学生吗?”

“什么?你说什么?”老太太板着面孔说。

“您是不是小学三年级学生?”皮叶强胆怯地小声说。

老太太踩着脚,把篮子朝皮叶强一挥。皮叶强撒腿便跑。他喘过一口气来后,又继续向前走去。这时,城市已经完全醒来了。一辆辆电车风驰电掣般开过去。人们在急着去上班。载重车呜呜地飞跑,忙着往商店、工厂和车站送货。清洁工人们在清除马路上的积雪,把沙子撒在人行道上,免得行人滑倒。这些事情皮叶强以前也见过多次,可是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这么匆匆忙忙,生怕来不及,生怕迟到,生怕落后。皮叶强东瞧瞧,西望望,找老头儿、老太太,可是一个合适的也没找到。大街上倒是有一些老头儿、老太太在快步走着,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是真正的老头儿、老太太,不是小学三年级学生。

这边来了个夹着公事包的老头儿,大概是一位教师。那个老头儿拎着一只桶,桶里还有把刷子——准是油漆工。一辆红色的救火车急驰过去了,车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市救火队队长。他当然一辈子从来没有浪费过一点时间。

皮叶强到处走啊,走啊,怎么也找不着年幼的老头儿或年老的小孩。周围的生活可以说是在沸腾,只有皮叶强一个人落后了,迟到了,什么也没来得及做,一点用处也没有,没有人需要他。

中午,皮叶强走进一个小公园,坐在条凳上休息一会儿。

霍地他跳了起来。

他看见一位老太太坐在离他不远的条凳上哭。

皮叶强想跑到她眼前去,可又不敢。

“我还是稍等一下吧!”他心想,“我瞧瞧,下一步她干什么。”

老太太忽然不哭了,坐在那儿,两条腿荡来荡去。后来,她从衣服的一边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从另一边口袋里掏出一块葡萄干面包。皮叶强高兴得几乎叫出声来。那报纸是《少先队员真理报》!老太太一边看《少先队员真理报》,一边吃着。她把葡萄干全挖出来吃了,却不咬面包。

老太太看完报,把报纸和面包又塞回衣服口袋,然后突然发现雪地上有件什么东西。她一弯腰,拾起一个皮球。一定是在小公园里玩的小孩把这皮球掉在雪地里了。老太太把皮球捧在手里,仔细瞧了一阵,用小手帕擦擦干净,站起来,不慌不忙走到树下,玩了起来。

皮叶强跳过雪堆,穿过灌木丛,跑到她身旁,一边跑,一边还嚷道:“老奶奶!没错儿!您是小学生!”

老太太乐得蹦了个高,抓住皮叶强的手,回答道:“对呀!对呀!我是三年级学生马露霞。您是谁?”

皮叶强告诉了马露霞,他是谁。他俩手拉手,跑去找另外两个人。他们找了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三个钟头。后来,走进一所大房子的后院,看见放劈柴的板棚旁边,有一个老太太用粉笔在柏油地上画了一些方格子,正在用一只脚跳房子玩。

皮叶强和马露霞急忙朝她跑了过去。

“老奶奶,您是小学生吗?”

“我是小学生,”老太太回答,“小学三年级学生娜金卡。你们是谁?”

皮叶强和马露霞告诉了她,他们是谁。三个人手拉手,跑去找第四个小孩。

但是这第四个小孩还真不好找。他们到一家家院子里去找,到一个个公园里去找,到儿童剧院去找,到儿童电影院去找,到趣味科学宫去找——哪儿也找不着。

时间却过得很快。天已经黑下来了。住在楼下的人家已经点上了灯。一天快要结束了。这可怎么办?难道说,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忽然,马露霞大声喊道:“快瞧!快瞧!”

皮叶强和娜金卡一瞧……你们猜,他们瞧见了什么?一辆9路电车开得飞快。一个老头儿坐在电车尾部的台架上,帽子歪戴着,大长胡子被风吹得飘飘然,他还调皮地吹着口哨。三个同学在满处找他,累得筋疲力尽,想不到他在用这个办法满城里逛,满不在乎。

皮叶强、马露霞和娜金卡跟在电车后面,拼命地追。还不错,追到十字路口,恰好红灯亮了,电车停了下来。

他们仨抓住坐在电车尾部台架上的老头儿的衣服下摆,硬把他拖到地上。

“您是小学生吗?”他们问道。

“怎么不是呢?”他回答,“小学二年级学生瓦夏。你们要干什么?”

三个孩子告诉了他,他们是谁。

一点时间也不能浪费。他们四个人乘上电车,朝城外的森林驰去。

电车上有几个小学生。一看,上来两位老爷爷、两位老奶奶,他们赶紧站起来让座:“爷爷,奶奶,请你们坐下吧!”

这四位老人觉得挺不好意思,脸羞得通红,谢绝了。

偏偏那几个小学生特别有教养,讲礼貌,非请四位老人坐下不可,他们说:“请你们务必坐下!你们一辈子做了许多工作,你们太累了。请坐下休息休息吧!”

幸亏这工夫电车已经开到了森林站。我们的四位老人跳下电车,向森林里跑去。

但他们又遇到了新的不幸——在森林里迷路了。

黑夜降临了,漆黑漆黑的夜。四位老人在林中徘徊着,绊了不少跟头,怎么也找不到路。

“哎呀!时间呀!时间呀!”皮叶强说时间过得多快呀!昨天,我因为害怕浪费时间,没注意回小房子里去的路怎么走。现在我才明白,有时候,在有些事情上,也得花费一点时间,省得以后浪费时间。”

四位老人可累坏了。幸亏刮了一阵风,吹散了天上的乌云,露出一轮明月。

皮叶强爬到一棵白桦树上,朝四面张望了一番——嗨!敢情小房子离白桦树只有几步路远,它那白白的墙壁藏在茂密的小松树之间,窗户里还有灯光。

皮叶强从树上下来,小声向伙伴们说:“轻一点!别说话!跟我来!”

四个人在雪地上爬到小房子跟前,小心翼翼地往窗户里看看。

大挂钟上的时间是差五分十二点。四个妖术师正躺在稻草堆上,爱惜他们从孩子那儿偷去的时间。

“他们在睡觉!”马露霞说。

“轻一点!”皮叶强低声说。

四个孩子轻轻地打开门,向大挂钟爬去。他们爬到大挂钟旁边的时候,是差一分十二点。恰好在午夜十二点,皮叶强用手抓住大挂钟的指针,把它向相反方向转一圈,两圈,三圈……

四个妖术师惊叫着,从稻草堆上跳了起来,可是已经一动也动不了啦。眼看着他们站在那儿,越长越高。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变成了成年人,头发也白了,脸上满是皱纹。

“把我举起来,”皮叶强嚷道,“我变小了,我够不着指针了!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

马露霞、娜金卡和瓦夏把皮叶强举了起来。指针倒转到第四十圈的时候,四个妖术师已经变成老态龙钟、弯腰驼背的老人。他们的背越来越驼,个子越来越矮。等指针倒转到第七十七圈的时候,四个心狠手辣的妖术师怪叫一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四个孩子彼此看了看,都高兴得笑容满面。他们又变成了小孩子。他们经过一番努力和斗争,终于奇迹般地夺回了失去的时间。

他们是得救了,但请你记住:如果一个人总是白白地浪费时间,他就会不知不觉地变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