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小兵的故事 (3)

小兵挠了挠头,暗想:“她是真的想嫁给我,还是只想再欺骗我一次呢?”

卢多维娜又重复了一遍。

“你难道不打算告诉我吗?”

她的声音太温柔了,小兵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他对自己说:“就算我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又能怎样呢?只要我不把斗篷给她就行。”

于是他把红色斗篷的秘密告诉了她。

“哦,亲爱的,我累了!”卢多维娜叹了口气。“你不觉得咱们应该先休息一下,等恢复了精神再计划我们的婚礼吗?”

她慵懒地在躺在草地上,小兵也在她身边躺了下来。他把头枕在左臂上——左臂上正系着公主送给她的围巾。很快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卢多维娜一直用余光观察着他。一听见小兵发出鼾声,她就解开了红色斗篷,轻轻地把它从小兵身下抽出来,把它披在自己身上,从他的口袋里摸出钱袋,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说:“我希望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眨眼间她就回到了那里。

7

小兵睡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等他醒来的时候,哪里还找得到他的斗篷、钱袋和他的公主?他悔恨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捶着自己的胸口,把那束不凋花践踏得七零八落,然后把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送给自己的围巾撕得粉碎。

他想起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祖母曾对他讲过许多奇妙的故事,可现在看起来,它们都帮不上忙。小兵失望极了。这时他抬头看去,发现自己睡觉的地方旁边有一棵茂盛的李子树,上面结满了金灿灿的果实。

“那就吃李子吧,”他对自己说,“饥不择食嘛!”

他爬到李子树上大吃起来。才刚刚吞下两个李子,他就觉得额头上好像冒出了什么东西。他伸手一摸,发现他居然长了两只角!

他从树上跳下来,跑到附近的一条小溪边蹲下身子一看——唉!真是在劫难逃。这么漂亮的两只小犄角,如果长在山羊头上一定体面极了。可为什么偏偏长在自己头上呢?

他泄气地说:“我被一个女人欺骗了,难道那还不够惨吗?魔鬼肯定在哪件事上做了手脚,现在又把角给了我。等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中,我还得把这对漂亮的小玩意儿砍掉!”

不过小兵还是很饿。既然不幸已经发生了,他干脆大胆地爬到了另一棵树上,又摘下两个翠绿色的李子。他刚把它们吞下去,头上的角就消失了。小兵喜出望外。虽然他十分惊讶,但他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认为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应该太快地陷入绝望。吃饱之后,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或许,”他想,“这些漂亮的小李子能把我的钱袋、斗篷和我的心从那个坏公主手里夺回来。她已经有一双鹿的眼睛了,那就再让她长一对鹿角吧。如果我让她的额头上也长一对角,那我用所有的钱打赌,我再也不想让她成为我的妻子了。一个头上长角的小妞,无论如何看起来都不会可爱。”

于是他用柳条编了一个篮子,把两种李子都摘了一些放进篮子里,然后他勇敢地踏上了漫漫征途,没有食物就用路边的野果充饥。一路上,他有好几次差点在野兽和野蛮人手里送了命,但他无所畏惧,只是担心他的李子可能会腐烂,但这种事并没有发生。最后,他总算从洪荒之地走到了文明社会的一个国家。

在他飞往世界尽头的那个晚上,他恰巧随身带着一些珠宝。他把它们卖掉了,然后登上一条驶向低地之国的船。于是,在整整走了一年又一天后,他回到了低地之国的首都。

8

第二天,他在脸上粘上一副假胡子,穿上商人的行头,带着一张小桌子来到教堂的门口,然后把金黄色的李子堆在一张上好的白布上,它们看起来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新鲜。当他看见公主从教堂里走出来时,他用假装出来的声音叫喊着:“上好的李子!可爱的李子!”

“它们卖多少钱?”公主说。

“五十枚银币一个。”

“五十枚银币!它们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怎么贵得这么离谱?它们能让人变聪明还是变漂亮?”

“它们不能增添本来就已经完美的东西,美丽的公主,不过它们仍然可以增添一些东西。”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兵漫步世界的这几个月没有白费。他巧舌如簧的奉承果然让卢多维娜觉得很受用。

“它们会增添什么呢?”她微笑着问小兵。

“你会看见它们的功效的,美丽的公主,吃了它们之后。你会有意外惊喜。”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卢多维娜掏出了钱袋。篮子里有多少个李子,她就倒出了多少堆银币。小兵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把钱袋从她手中抢回,然后向人们宣布她是个贼,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在把所有的李子卖给公主之后,他收了摊,卸掉了伪装,然后换了一家客栈,静静地等着,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卢多维娜公主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大声叫道:“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些漂亮的李子会在我的美貌上增添些什么。”然后她扔掉头巾,捡起两个李子吃了下去。

想象一下当她突然发现额头上长出了什么东西时,她有多惊讶、多害怕吧。她飞奔到镜子前面,然后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天哪!两个犄角!这就是他说的‘意外惊喜’!快派人找到那个卖李子的人,把他带到我这儿来!我要砍掉他的鼻子和耳朵,活剥他的皮!我要慢慢地把他烧死,然后锉骨扬灰……噢!我可怎么见人哪?我死了算了!”

公主的侍女听见她的尖叫声后跑了进来,她们试图把她头上的角掰断。尽管她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一点儿用也没有。她们的尝试让卢多维娜头疼得要死,但那对犄角还是牢牢地长在那儿。

国王马上派出了一名传令官去四处张贴告示,告示上说:无论是谁治好了公主的怪病,他都会把公主嫁给他。于是,低地之国和邻国的所有内科、外科医生和魔法师们一窝蜂地赶往国王的宫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治疗方法,但没一种有效,只是让公主白白地吃了很多苦头。于是国王不得不贴出另外一张告示,说不管是谁来医治公主,如果不能治好她,就把他吊死在离宫殿最近的树上。不过治愈公主的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无论什么告示都不能阻止蜂拥而来的医生和巫师们。于是这一年,在低地之国的果园里,几乎每棵果树上都挂满了死人。

9

国王早已下了命令,让他的部下四处寻找那个卖李子的人。尽管他们把全国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一无所获。等到小兵发现他们已经失去了信心时,他认为时机终于到了。于是他把绿色李子的汁液挤进一个小药瓶里,然后买了一件医生的长袍,戴上假发和眼镜,来到低地之国国王的面前。他自称是一位著名的内科医生,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然后他承诺说,只要让他单独和公主待在一起,他就可以治好公主的病。

“又一个活得不耐烦的疯子。”国王没精打采地说,“好吧,就按他说的做。一个绳子都套在脖子上的人了,我总不能拒绝他的要求吧。”

小兵一进入公主的房间,就把药瓶里的液体向一个杯子里滴了几滴。公主刚把它喝下去,那两只角的尖部就消失了。

“它们本来可以完全消失的,”假医生说,“但是有些东西抵消了药效。我的药只能治好灵魂像我的手掌一样干净的人。你确定你没有犯过什么小罪吗?仔细想想。”

卢多维娜哪里还用想。她迫切地想让头上的角消失,可又羞于供认那桩丢脸的罪行。这种矛盾的心情几乎快把她撕成两半了。最后她作了回答,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我从一个小兵那里,偷走了一个钱袋。”

“把它给我吧。要不然我的治疗不会对你生效的,除非你亲手把钱袋放在我手中。”

一想到要放弃这个永不枯竭的钱袋,卢多维娜痛苦极了,但她又意识到,如果她的头上仍然长着角的话,就算富可敌国又有什么用呢?她长叹一声,把钱袋递给了医生。

小兵又在杯子里倒了一些李子汁,公主把它们喝掉后,发现她的角已经消退了一半。

“你肯定还做过另一件违背良心的事。你真的只从小兵那里偷了钱袋,没有偷别的东西吗?”

“它们不能增添本来就已经完美的东西,美丽的公主,不过它们仍然可以增添一些东西。”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兵漫步世界的这几个月没有白费。他巧舌如簧的奉承果然让卢多维娜觉得很受用。

“它们会增添什么呢?”她微笑着问小兵。

“你会看见它们的功效的,美丽的公主,吃了它们之后。你会有意外惊喜。”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卢多维娜掏出了钱袋。篮子里有多少个李子,她就倒出了多少堆银币。小兵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把钱袋从她手中抢回,然后向人们宣布她是个贼,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在把所有的李子卖给公主之后,他收了摊,卸掉了伪装,然后换了一家客栈,静静地等着,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卢多维娜公主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大声叫道:“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些漂亮的李子会在我的美貌上增添些什么。”然后她扔掉头巾,捡起两个李子吃了下去。

想象一下当她突然发现额头上长出了什么东西时,她有多惊讶、多害怕吧。她飞奔到镜子前面,然后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天哪!两个犄角!这就是他说的‘意外惊喜’!快派人找到那个卖李子的人,把他带到我这儿来!我要砍掉他的鼻子和耳朵,活剥他的皮!我要慢慢地把他烧死,然后锉骨扬灰……噢!我可怎么见人哪?我死了算了!”

公主的侍女听见她的尖叫声后跑了进来,她们试图把她头上的角掰断。尽管她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一点儿用也没有。她们的尝试让卢多维娜头疼得要死,但那对犄角还是牢牢地长在那儿。

国王马上派出了一名传令官去四处张贴告示,告示上说:无论是谁治好了公主的怪病,他都会把公主嫁给他。于是,低地之国和邻国的所有内科、外科医生和魔法师们一窝蜂地赶往国王的宫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治疗方法,但没一种有效,只是让公主白白地吃了很多苦头。于是国王不得不贴出另外一张告示,说不管是谁来医治公主,如果不能治好她,就把他吊死在离宫殿最近的树上。不过治愈公主的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无论什么告示都不能阻止蜂拥而来的医生和巫师们。于是这一年,在低地之国的果园里,几乎每棵果树上都挂满了死人。

9

国王早已下了命令,让他的部下四处寻找那个卖李子的人。尽管他们把全国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一无所获。等到小兵发现他们已经失去了信心时,他认为时机终于到了。于是他把绿色李子的汁液挤进一个小药瓶里,然后买了一件医生的长袍,戴上假发和眼镜,来到低地之国国王的面前。他自称是一位著名的内科医生,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然后他承诺说,只要让他单独和公主待在一起,他就可以治好公主的病。

“又一个活得不耐烦的疯子。”国王没精打采地说,“好吧,就按他说的做。一个绳子都套在脖子上的人了,我总不能拒绝他的要求吧。”

小兵一进入公主的房间,就把药瓶里的液体向一个杯子里滴了几滴。公主刚把它喝下去,那两只角的尖部就消失了。

“它们本来可以完全消失的,”假医生说,“但是有些东西抵消了药效。我的药只能治好灵魂像我的手掌一样干净的人。你确定你没有犯过什么小罪吗?仔细想想。”

卢多维娜哪里还用想。她迫切地想让头上的角消失,可又羞于供认那桩丢脸的罪行。这种矛盾的心情几乎快把她撕成两半了。最后她作了回答,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我从一个小兵那里,偷走了一个钱袋。”

“把它给我吧。要不然我的治疗不会对你生效的,除非你亲手把钱袋放在我手中。”

一想到要放弃这个永不枯竭的钱袋,卢多维娜痛苦极了,但她又意识到,如果她的头上仍然长着角的话,就算富可敌国又有什么用呢?她长叹一声,把钱袋递给了医生。

小兵又在杯子里倒了一些李子汁,公主把它们喝掉后,发现她的角已经消退了一半。

“你肯定还做过另一件违背良心的事。你真的只从小兵那里偷了钱袋,没有偷别的东西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