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话故事

美人鱼的儿子汉斯 (2)

“怎么,”汉斯说,“你们十二个人一起都搬不动那块石头吗?”说完,他就拎起那块巨石扔到了路边,接着背着马车继续往回走,两匹老马跟在后面。他比其他人都先回到了农场,那时农场主正在走来走去,不停地张望,想知道结果如何。最终,他看到汉斯背着马车回来了。农场主非常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就立刻关了门,上了闩。汉斯来到院子门口,放下车子敲了敲门,但是没人给他开门。于是他抓起树隔墙扔进了院子。接着他又把马车扔了进去,车轮子满地滚。

看到这,农场主心想:“如果我再不开门的话,他还会把马扔进来的。”于是他赶快开了门。

“你好,主人。”汉斯说着把马领到了马厩里,然后走进了厨房去吃些东西。过了很久其他人才带着他们的柴火回来。

当他们进来的时候,汉斯对他们说:“你们还记得我们昨天晚上的约定吗?现在你们谁会被吊死啊?”

“哦,”他们说,“那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可不能当真啊。”

“哦,好吧,不当真就不当真吧。”汉斯说,于是也就没有人再提起此事。

然而农场主、妻子和管家私下里总嘀咕他们雇佣的这个可怕的人,他们一致同意要用某种方法除掉他。这次管家自告奋勇说他会安排好一切的。他的计划是,让长工们第二天早上清理井底,然后利用机会除掉汉斯。他们会让汉斯下到井底,然后将一块事先准备好的大磨盘扔下去——这下他肯定得完。然后他们就会填平那口井,这样就不用为他的葬礼花钱了。农场主和他妻子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于是就高兴地走了,想着他们终于可以摆脱汉斯了。

然而汉斯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的,我们就等着瞧吧。

这天,他又像往常一样,早晨很晚还不起床。农场主看他似乎不会自己醒过来,不得不去叫醒他。“起床了,汉斯,你睡的时间太长了。”他喊道。

汉斯醒来,揉了揉他的眼睛。“是啊,”他说,“我得起床吃早饭了。”当他起床穿好了衣服,早饭已经在桌子上准备好了。他吃完所有的东西后,就问今天该干什么活。农场主告诉他今天的任务是清理井底。汉斯走出门,发现其他人都在那里等他。他说他们可以选一样干——或者是他们到井里,然后他把他们提上来;或者是他下去,他们把他提上来。那十二个人都说他们愿意留在地上,因为井里没有那么大的地方让那么多人一块儿下去。

于是汉斯就一个人下到井里,开始清理井底。其他人都已知晓如何行动,于是每个人都从一大堆石块中找了一块扔下去,扔在他头上,以为这样便可以砸死汉斯。然而汉斯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这些,而且还向他们喊让鸡离得远些,别让它们把小石子儿刨下来。

他们发现用小石头杀不死他,剩下唯一能用的就是一块磨盘了。于是十二个人一起用棍子和滚杠把磨盘推到井边,他们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它扔进井里,想着这下总算结果了他。但是石头掉的很巧,正好让汉斯的头穿过了磨盘中间的那个洞,整个磨石卡在他的肩膀上,就像是牧师的衣领一样。这时候,汉斯也不愿意在井里多待了。他爬出井,脖子上还带着磨石,直接走到农场主面前,抱怨说其他的人戏弄他,还说他可不愿意做他们的牧师,他学识太浅了。说着,他低下头把磨盘取了下来,结果磨盘砸在了农场主的大脚趾上。

农场主于是一瘸一拐地走到他妻子面前,叫来了管家。农场主命令管家务必想出办法除掉汉斯。上一个计划完全失败了,怕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哦,不,”管家说,“还有好办法。您可以今天晚上让他到魔鬼湖去钓鱼,他肯定不会从那里活着回来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晚上从老艾瑞克那里活着回来。”

那真是一个很棒的主意,农场主和他妻子都这么想。于是农场主又一瘸一拐地来到汉斯跟前对他说,他一定会惩罚戏弄他的那些人。又说,他要给汉斯派个轻活,同时在那里也可摆脱那帮坏家伙的捉弄。这个活就是今晚去湖边钓鱼,明天休息一天。

“好吧,”汉斯说,“我很喜欢这个主意,但是我得带上一点吃的东西——一大份烤面包,一桶黄油,一桶麦芽酒,还有一小桶白兰地。没有这些我什么都做不了。”

农场主痛快地答应了汉斯,并让人把那些东西捆在一起,带给汉斯。汉斯把所有的食物挂在他的铁棒上,挑着那些东西大步走向魔鬼湖。

在那里,他上了一条小船,划到湖中央,准备好一切以后就开始钓鱼了。因为他现在位于湖中央,时间又很晚了,所以他决定在开始干活儿前先吃一点东西,于是他就开始吃那些带来的晚餐。当他吃得正欢的时候,老艾瑞克从湖底冒出来了,一下子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拽到了湖底。

幸运的是汉斯那天正好带着他的铁棒,而且就在老艾瑞克掐住他脖子的一刹那,他及时地抓住了铁棒。当他们到湖底的时候,他说:“现在停一下,只要一下,这里是坚硬的土地!”说着,他用一只手抓住了老艾瑞克的后脖子,然后用铁棒猛敲他的后背,把他打得像馅饼一样平。老艾瑞克开始哭喊着求饶,求汉斯放了他,并说他再也不会回到湖里了。

“不,亲爱的,”汉斯说,“除非你答应,在明天早晨之前把湖里所有的鱼都送到农场主的院子里,不然我是不会放了你的。”

老艾瑞克急忙答应下来,只求汉斯放他一条生路。于是汉斯把船划上了岸,吃光了所有带来的东西,就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当农场主起床打开大门的时候,所有的鱼活蹦乱跳地进到门廊里,而且院子里也全都是鱼。他又跑回屋里找他的妻子,因为他自己是彻底没辙了。他对她说:“我们现在应该拿他怎么办呢?老艾瑞克都杀不了他。我相信现在湖里所有的鱼都在这儿了,因为院子里满满的全都是鱼。”

“是啊,这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她说,“现在只有让他去炼狱要贡品了。”于是农场主不得不又去长工们住的房间,去对汉斯说这件事。因为鱼实在是太多了,装满了整个院子,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走过长廊,穿过屋檐,找到了汉斯。他首先感谢汉斯捕来了那么多鱼,接着说现在还有一个差事让他做,这件事只能交给一个他信任的人,而这件事就是去炼狱要三年的贡品。

“我很乐意,”汉斯说,“但是我要走哪条路才能到那里呢?”

农场主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再去问他的妻子。

“哦,你真是一个笨蛋!”她说,“你就不能让他一直往南走,穿过森林吗?不论他走不走得到那里,反正我们总算摆脱他了。”

于是农场主再次走到汉斯面前。“去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一直往南走,穿过森林。”他说。

于是汉斯要了他旅途所需的食物——两份烤面包,两桶黄油,两桶麦芽酒,还有两小桶白兰地。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捆在一块儿,挂在铁棒上,扛在肩上,就向着南方大踏步走去。

当他穿过森林以后,出现了不止一条路,他十分犹豫究竟哪条才是正确的路,最后他还是坐下来打开他那一大包食物,这时他发现自己把刀丢在家里了,而手边正好有一把犁,于是他就拆下犁刀用来切面包。当他坐在那里吃面包的时候,一个人骑着马经过了他。

“您要去哪里啊?”汉斯说。

“去炼狱。”那人说。

“那请您停下来等一会儿吧,”汉斯说,但是那人急着赶路,不能停下来,于是汉斯从他后面追上他,拽住了马尾巴。马被拉得后腿一软坐到地上,而那人也飞了出去,头朝下栽倒在一个水沟里。“等一会儿就好,”汉斯说,“我与您同路。”于是他把他的东西重新捆好,一起放在马背上,接着他握住缰绳对那人说:“我们可以两人一起走到那里去。”

他们继续向前走,汉斯告诉陌生人他的任务,和他与老艾瑞克一起的趣事儿。那人话不多,但是很熟悉路,他们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炼狱的门前。这时马和骑马人都突然消失了,汉斯被一个人留在了门外。汉斯心想:他们一会儿就会让我进去的。但是没有人来。他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人来,于是他等得不耐烦了,便用铁棒不住地敲门,直到把门敲成了碎片,然后他就走了进去。一帮小魔们出来问他要什么。汉斯说,他就想要主人的一句表扬,以及三年的贡品。听到这里,小魔们开始冲着他咆哮,准备要抓住他,把他拖出去,但是当他们挨了几铁棒后便都松了手,不过咆哮的声音更大了。他们跑进一间房子里找老艾瑞克。此时的老艾瑞克棒伤还没好,正卧床养伤呢。小魔们告诉他说,从魔鬼湖来了一个信使,为他主人索要三年的贡品,他把门都敲碎了,还用他的铁棒打伤了他们的胳膊和腿。

“就让他拿走三年的贡品吧!哦不,让他拿十年的!”老艾瑞克喊道,“只要不让他再靠近我就行。”

于是小魔们拖出了数不胜数的金银。汉斯用大袋子装了满满一口袋的金币银币,绕在脖子上,然后大步走回了他的主人那里。农场主一见他又回来了,吓得魂不附体。

但是现在汉斯自己也觉得累了,不想再干活了。他给了农场主自己带回来的一半的金银就走了。农场主十分高兴,不仅因为得到这些金银,而且还因为摆脱了汉斯。汉斯把另一半的金银拿回去给了自己的父亲。但是很快他又告别了父亲。

现在他厌倦了在岸上和凡人住在一起,还是想要回到他母亲那里去。于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美人鱼的儿子汉斯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